2018-11-14 星期三
有的被锁有的空壳轨交母婴室太少了
来源:解放日报| 2018-08-14 03:10 | 作者:徐瑞哲/姜南
暑期,他们走进别样世界

编者按 暑假是大学生参与社会实践的好机会,每年暑假,本市都有数万支学生团队走向社会。今年的暑期实践中,学子的触角深入社会方方面面,寻找不曾有交集却需要关爱的朋友,走进一个个熟悉而陌生的别样世界。本报今天起带来他们的故事。

■本报首席记者 徐瑞哲 实习生 姜南

郭晓丽是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大一学生,常坐轨交9号线,列车角落里尴尬为孩子哺乳的母亲给她留下深刻印象。根据2016年国家卫计委等十部委出台的《关于加快推进母婴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到2018年底,配置母婴设施的公共场所应超过80%。但现状如何呢?郭晓丽与同学们一说,八女一男一拍即合,成立“沪行千里母不忧”团队,决心调查申城轨交母婴室状况。暑假里,他们深入沪上15条轨交线的近400个站点,发现一些母婴室被锁,一些呈空壳状。他们实地绘制地图并提出改善方案,希望促进城市地下空间精细化管理。

寥寥几个站点配了母婴室

在人民广场站,队员杨如意遇上一位推着婴儿车的妈妈,她表示自己并不能每次都及时抵达母婴室,只能靠自己的解决之道。说着,她从婴儿车里拿出一块布向队员展示,“我一直准备着,实在没办法时,可以拿这个来遮挡。”队员陈一帆遇上的年轻妈妈则直言,除非轨交的母婴设施变完善,否则她不会带宝宝坐轨交。这支学生团队分工踩点,本以为可绘制一张布满标记的地图,却没想到上海轨交站点的母婴室屈指可数。除了新增的17号线每个站点无障碍卫生间都设有换洗尿布台外,只有迪士尼站、徐家汇站、上海动物园站和曲阜路站设有母婴室。而且这些母婴室在地铁站内的地图上并未被标示,也没有明确的指示牌。

母婴室有的被锁有的空壳

调查徐家汇站母婴室颇费周折。一开始,负责1号线的陈一帆发现了母婴室,但大门紧锁,门口提示“如需使用妈咪小屋,请联系车站工作人员或拨打电话……”她按指示询问工作人员,但当工作人员得知她是前来调查的学生后便谢绝其入内。最后,她们找来指导老师夏艺华帮助,夏老师也是一位妈妈,才终于得见母婴室真容。徐家汇站母婴室基础设施较全,还放有黄色沙发、彩色条纹抱枕和毛绒玩具,但已有些积灰。“虽然将母婴室锁起来可能会杜绝一些安全问题、防止不相关人群侵犯妈妈隐私,但在母婴室已非常‘隐蔽’的情况下,使用妈咪小屋还需请示工作人员,实在有些不便。”

队员杨正和贾君琼在探访10号线时发现,上海动物园站的母婴室只有一张桌子、两张椅子,桌上铺着卡通床垫充当尿布换洗台。虽然墙面上标有“哺乳区”三个字,却没有设置隔间或安装窗帘。队员们在虹桥站出闸后,距离火车站不远处发现一标着“母婴室”的房间,进去后却发现室内空空如也,只有台面和隔门,甚至没有椅子供人休息,是个“空壳”。

“地下”要向“地上”学习

为了能提出建设性的意见,队员们还走访了各大商场母婴室做对比分析。杨如意调查了第一百货母婴室,被它的“豪华”所震惊:母婴室十分宽敞明亮,另外设有两个母婴小隔间用于哺乳,外面有沙发和电视,并配有加湿器。她打开尿布换洗台下面的柜子,柜格里储放着酒精棉、储奶袋、婴儿湿巾等母婴专用品。

他们发现,商场母婴室普遍设施齐全且注重细节,多使用专用尿布垃圾桶,桶内置放活性炭,可锁住异味。有些母婴室还会准备婴儿专业洗涤剂,比常规品种更加温和。而地铁母婴室使用率较低。一方面,对地铁站母婴室的忽视导致了它的简陋;另一方面,它的简陋也吓退了地铁里想要使用母婴室的妈妈们。郭晓丽认为,要走出这一怪圈,“地下”还需多向“地上”学习,合理配置并利用公共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