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7 星期五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华山医院:百余年中的每一次逆行

2020年03月27日   11: 解放周末/知沪·连载·广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沈轶伦

历经44天武汉救援奋战后,3月18日,部分华山医院援鄂医护人员已回到上海。翻开这所医院113年的历史,几乎每一次有紧急病患需要救助时,都能看到来自华山医院白衣战士的身影,甚至能追溯到这所医院创建之初。



今年1月24日除夕之夜,华山医院第一批援鄂医疗队急赴医院集合。夜幕中,华山医院的标志建筑“红会老楼”,和无数不眠人一起,见证着这次紧急出征。

这是一幢古典主义风格、三层砖木结构、坐北朝南的外廊式建筑。1909年,慈善家沈敦和先生用筹集的536400万两白银,购置了徐家汇路7号土地14亩,作为中国红十字会总医院暨医学堂(华山医院前身)院址,动工建造了医院和医学堂。“红会老楼”由此诞生。

1910年,建筑竣工,内设病床50张,设内外两科,同时招考医学生20人。两幢建筑在5月落成后没有多久,当年夏天传来了安徽北部发生旱灾并引发瘟疫的消息。医院立即派出由医师和医学生组成的4支医疗队前往救助灾民。

翌年,医院暨医学堂正式开业之际(10月14日),也是辛亥革命爆发之时(10月10日),医院又派出医师和男女护士30余人赴武汉战地开设临时医院,救治伤员。年轻的丹麦籍医生峩利生(Brigir Olesen)因为救治伤员劳累过度,于当年12月12日在当地染病身亡。为了纪念他,在汉口立了碑。

一百多年后,疫情发生时,华山医院的医生又第一时间逆行,出现在前辈也奋战过的武汉。



一所刚刚有了院舍才几个月的医院,就能派出医生援助抗疫。这样的医院创建史,几乎从一开始就注定,这所医院带着奉献和援助的基因。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来自这所医院的医疗救护队,就出现在了青岛,开设临时医院,救助战乱灾民数千人;1923年,日本关东大地震,时任院长牛惠霖带领医院的医疗救护队前往灾区驰援,不仅是当时在日本的唯一外国救护队,还赠送药品和物资;1924年,苏浙军阀混战,医院又组织救护总队,收治伤病员。

到1927年,这所刚满20岁的医院,已初具规模。1928年,医院列入刚创建不久的国立中央大学医学院(上海医学院前身)的实习医院,门诊量由每日100余人次增加至300人次,病床也增至300张。

当时的院长颜福庆,对医生管理极严:医院建立住院医师培训制,规定为期3年,在此期间,不准结婚;除星期日和国定假期外,每周只有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休息。此外,医院对住院医师以上人员,严格实行一年一度的聘任制和淘汰制,并规定专职医务人员不得在外兼职或开业行医。

1935年,医院租赁迪化北路(今乌鲁木齐北路)498弄地丰里37号及41号房屋为职工宿舍。可就在院址规模逐渐扩大,一批批医学生学成毕业之际,抗日战火又至。



1949年,上海解放。医生们迎来和平后,又立即走出医院,参与新中国成立后第一场对流行病的大宣战。

当时,上海流行血吸虫病的地区有42个乡镇602平方公里,病人有11.5万多。“由于河流如网、钉螺密集,血吸虫病流行严重,许多人家绝种灭代,田园荒芜。上海县诸翟乡西库里村20年前有20户,解放时只剩12户,其中8户是寡妇。全市还有数以千计的青年男女,因为童年患血吸虫病,发育不全,不能结婚。”血吸虫病患者的症状有咳嗽、发热、腹水、巨脾,晚期病人极度消瘦,慢性发病期可长达20年。

1950年1月,上海大规模血吸虫病防治工作拉开序幕,医院组织医护人员参加沪郊和嘉兴医疗队,为解放军突击治疗血吸虫病。来自华山医院的钱悳医生担任上海市血吸虫病防治大队医疗顾问。4月,钱悳因事迹突出,荣立二等功,并被评为全国劳模,成为中国医学界最早的劳模之一。

据媒体报道,当时全市先后动员3500多名医务人员,在疾病流行地区普查了近60万人。仅在1958年,上海就组织了300万人(次),结合兴修水利、积肥,把5000多条有螺河道全部抽干河水,铲除两岸和河底的有螺泥土。1958年9月28日,新华社发文宣布:“危害上海市所属嘉定、上海、宝山、浦东四县人民近百年的血吸虫病,现在嘉定和上海两县已经基本消灭,宝山和浦东两县已彻底消灭。”

在此期间,华山医院多次改名:1952年,改为专科医院,更名为上海医学院内科学院。1955年4月,内科学院改为内科医院,8月恢复外科建制,再次更名为上海第一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1965年,更名为上海第一医学院附属华山医院。



1976年7月28日,河北唐山发生大地震,当天下午,华山医院就派出数十名医护人员,组成抗震救灾医疗队,分3批参与当地救治工作,时间长达两年之久。

当时前往唐山的华山医院医生杨涵铭回忆,赶到地震灾区后,医生们发现,根本没有适合开刀的外部条件,余震不停,消毒物资也很紧缺。“我们就去问生产大队有没有酒,他们很慷慨地给了我们。我们就把老北京二锅头和当地老白干当作消毒酒精用。我们还将装肥田粉的塑料袋子洗干净,剪3个洞,消毒后套在身上当手术衣。天气炎热,动手术时护士就在身后擦汗打扇降温。在上海做此类手术时还有感染的情况,但在唐山做的手术却没有发生感染的。”

为了防止地震过后传染病流行,医生们要给当地群众打预防针。可是针筒、针头只有当地医院有,而当地医院的断壁残垣随时有倒塌的危险,没人敢进去拿。“我们医疗队员组成了‘敢死队’,一个接一个,憋住一口气冲到预定地点,拿到了东西就赶紧往外跑。场面真是惊心动魄。”

当时,来自上海的华山医院、中山医院和多家其他上海医院的相关力量,联合在唐山师范学校里建了一座抗震救灾医院,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撑起了当地的医疗。当时医生们要给10万个单位的人员打破伤风针,“针药的用量很大,全院的医务人员都被动员起来,一天到晚都在锯安瓿。”

医生所到之处,将生的希望带给了急需帮助的人们,也绵延着红十字会的博爱和救助精神。1991年,时任中国红十字会秘书长韩长林宣布,华山医院恢复“中国红十字会华山医院”冠名。随着上海第一医学院多次更名,医院名称于1985年、2000年、2001年相应变更为上海医科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复旦大学医学院附属华山医院和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

无论改为什么名字,医院的人道、博爱、奉献精神始终不变。1988年的上海甲肝流行、1998年的江西九江抗洪救灾、2003年的抗击非典等一系列重大医疗救护中,都有华山医院的医护人员冲在一线的身影。

今年1月23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副院长马昕在科主任群里转发相关通知后,附加了一句“使命与召唤”。不到一个小时,3批华山医院医疗队迅速组建完毕。很快,在本该是万家团圆的除夕夜,他们逆行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武汉。

(参考华山医院档案室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