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7 星期五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如何从“正常”中发现异样?如何在流调中排查出可疑?

不漏一个,锱铢必较守国门

上海海关多轮调配增援千余人,以专业度与责任感驻守空港一线检疫

2020年03月27日   02: 要闻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首席记者 李晔

3月23日凌晨3时,浦东机场航站楼依旧灯火通明。远处停机坪上的某航空器,被称为“女F4”的4位增援浦东机场国门卫生检疫一线的关员孙嘉文、钟静、严如意、赵睿珺,正在机舱内进行测温、症状观察和询问,对每一丝细节锱铢必较。200余旅客的大航班,她们常常是深夜进舱,出舱时却已晨光微露。非常时期,她们与病毒贴身搏斗,一个班头干足24小时,每人平均登临7至10个航班。

除了登临检疫,高风险、高强度的岗位还有流调。根据近期防控要求,上海海关对非重点国家实施100%登临检疫、100%流行病学调查等4个100%。在流调环节,一线关员的工作强度可以测算得出——以3月24日为例,当日浦东机场入境旅客约0.9万人,其中非重点国家旅客约0.6万人。以每位旅客流调10分钟测算,对所有非重点国家旅客流调需耗时6万分钟,即1000小时。浦东国际机场目前共设80个流调台,也就是说,每个流调台上的关员一刻不歇做流调,至少连续12.5小时。这12.5小时内,他们穿着防护服,滴水不沾,粒米不进。1个多月来,隔三岔五,就有人忙到昏厥。几乎所有一线关员的体力都已达极限,情绪也变得敏感起来,旅客们一句“辛苦了”,常让他们泪流满面。

在这场漫长的防疫战中,上海海关拼出了新高度——2个多月来,经多轮调配增援,截至目前,空港一线检疫力量已增至1339人,占全关关员数的1/5。

“不漏一个”,是记者多次在浦东、虹桥两大机场采访时听到的高频句。比如流调,极其考验专业度,常要同各式各样遮遮掩掩的应答交锋。虹桥机场海关旅检一科科长王荧告诉记者,流调指向“灵魂三问”,即“你从哪里来?”“去过哪里?”“接触过什么人?”然而提问时却不能如此机械,必须发散性、旁敲侧击,再加察言观色。“问对方有何不适,回答通常是正常。但如果观察到对方眼睛红肿,说话时又极力掩饰有气无力,就绝不能放过,必须进一步排查。”

据记者了解,截至3月23日,虹桥机场海关移交地方卫生部门的旅客中,就有11名确诊境外输入性病例,其中仅虹桥机场海关旅检一科就移交了7例,且其中3例都是在流调环节中被排查出来的。3月10日,一名中国籍无症状旅客自虹桥机场入境,被海关移交卫生部门,后被确诊。王荧介绍,当天他在现场医学巡查时,接健康申明卡审卡关员俞振华报告,一名自香港转机而来的中国籍旅客,显示其从纽约始发,辗转了大半个地球。当时,美国尚未被列入防境外输入重点国家范围,而流调岗关员王丛昀对该旅客体温复测亦正常。但经王荧、王丛昀分析,该旅客经历近24小时密闭空间行程,而且又在香港这个国际中转中心逗留较长时间,很有可能在旅途中产生接触史。而查验其护照,显示签发地为辽宁,可能还将经历长时间旅行,若其携带病毒,后果不可估量。虹桥机场海关遂对这名旅客进行咽拭子采样,并移交市卫健委。3月11日结果反馈,该名旅客新冠病毒核酸测试结果呈阳性。这也成为虹桥机场海关查获的首例输入性病例。

还有一些确诊病例,赶在流调之前就已被从严控制。航空器登临检疫,是防止境外传染病输入的第一道关,更考验海关检疫人员的专业敏感度和责任心。浦东机场海关值机处值机一科科长傅源向记者透露了一近期案例。3月22日晚,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一航班中,他的团队成员实施登临检疫,从机上260余名旅客中精准筛选出十余名旅客,其中一名病毒核酸检测为阳性。当晚,登临检疫关员进入机舱后,在所掌握的风控名单之外,靠“人脸识别”,发现部分旅客好像是留学生,他们为何会搭乘自非洲起飞的航班前来?当时,法国、英国、意大利等已被列入重点国家名单,关员们凭经验判断,这些年轻旅客很可能是自欧洲辗转至非洲后再搭乘航班入境的中国留学生。关员们对这十余名旅客询问和进行法律法规宣贯,请他们按要求如实申报健康情况,告知瞒报所要承担的法律责任,并安慰他们,在上海将能获得最好的治疗。这些旅客最终的健康申报卡显示,他们都有在欧洲的学习、旅居史。海关关员们立即汇报上级指挥部,决定将他们引入专门的“重点旅客通道”,再经后续的流调、医学排查等环节,对他们实施后续的集中或居家隔离。此后,其中一名旅客,系在英国读书,从曼彻斯特出发、非洲中转再飞来上海,最终病毒核酸检测为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