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1 星期三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冻卵复苏率仅有七八成适龄妊娠更符科学规律

2019年09月11日   08: 焦点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顾泳

关乎生殖技术的话题,总是备受关注。现代社会为女性提供多种可能,也带来无限困扰:面临职场竞争,是选择“升”还是“生”?如果在选择生育时有一种“后悔药”,会否缓解生育焦虑?随着生殖技术发展,伦理关如何过?记者就此采访医学伦理专家求解。

冻卵要经历多种风险

近年来常有知名女星大胆承认:为给自己留下成为母亲的机会,选择冷冻卵子,“犹如找到世上唯一的后悔药,只是找到这味药有点晚。”到国外去冻卵,成为一些现代女性的选择。

何为冷冻卵子?即取母体健康时的卵子进行冻存,阻止卵子随人体衰老,待母体想生育时,再取出冷冻卵子使用。当前,国际上有慢速冷冻法、玻璃化冷冻法两种方式。以后者为例,是将卵子放进保护溶液,投入-196℃液氮中保存,当需要使用卵子时,再取出复温,体外受精。

“选择冻卵,须慎之又慎。”医学专家表示,许多人存在认知误区,以为女性取卵与男性取精一样简单。事实上,女性从促排卵到取卵,整个过程要经历多种风险。比如,促排卵药物易使多卵泡发育,导致女性卵巢过度刺激,引发腹水、胸水;取卵手术虽属微创,但存在出血、感染,甚至伤害卵巢功能的可能。此外,冷冻卵子的复苏率仅70%至80%,冷冻试剂中的二甲亚砜、乙二醇等,对卵子、子代是否存在潜在影响,目前尚无明确定论。

生殖技术伦理框架须明确

迄今为止,未婚女性或有正常生育能力的夫妇,如果想要冷冻卵子或胚胎,目前在我国尚无法得到批准。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副院长、伦理委员会副主任姜桦说,卵子冻融技术尚未完全成熟,冻融卵子获得的有效胚胎率远低于新鲜卵子。医学技术是双刃剑,伦理框架必须跟上,尤其是生殖技术。

为保障育龄妇女及其后代权益,我国仅有两类人群适用冻卵。第一类,是具有不孕病史和助孕指征夫妇,在取卵日丈夫取精失败的特殊情况下进行;第二类,是希望保持生育能力的癌症患者,在手术和化疗之前先行冻存卵子。患者应被告知卵子冷冻风险,并签署相关知情同意书。

日前有报道称,单身女性前往国外尝试“精子银行”内人工授精,初生儿具备五国国籍,这一个例也引发讨论。专家表示,在我国,不承认多重国籍,针对人工授精的诊疗也有一定限制。不符合应用适应症,则无法开展技术。生殖技术所涉及的远非技术本身,越过伦理框架可能带来家庭纷争,更不利于孩子成长。

随着生殖技术发展,“人类是否在扮演上帝”的争议不断。医学专家对此明确,育龄女性还是应正视生育观念,怀孕生子是女性自然的生理过程,终身不孕可能带来妇科疾病、威胁女性健康。至于冻卵技术,是针对少数特殊人群的最后选择,绝非普通人群的保育法宝。适龄女性在合适年龄怀孕分娩,才更符合科学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