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3 星期三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南京人看镇江——

比邻而居,“同城待遇”何分彼此

2019年04月03日   11: 长三角/最江南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老七 媒体从业者

近些年,一些南京人——尤其是在镇江买了房的南京人,最关心的传闻之一就是:镇江(或其一部分比如句容市宝华镇等地)何时能归属南京。那些传闻往往有模有样,听来言之凿凿,更是在年初济南莱芜行政区划调整后又颇红火了一阵。

传闻毕竟只是传闻,至少目前看来还不会成为现实。但这样的传闻恰恰从另一个层面印证着南京和镇江的关系之密切。在我看来,镇江在很多南京人的心中,某种意义上甚至要比南京自己下辖的溧水、高淳、六合更有存在感。

这种存在感首先体现在距离上。有个朋友讲过一个真实的故事,他以前有个同事是镇江人,在南京上班,每天都会回家,上班用时是这样的:从家到镇江站10分钟,镇江到南京高铁20分钟,南京站地铁到鼓楼站10分钟,总计用时大概1小时多一点。朋友感慨地说,自己住在江宁,如果正常上下班开车,1小时经常打不住,也不知道谁是南京人。

另一种存在感则深深根植于文化之中。虽然同是江南,但从南京向东直到上海,文化差异却十分明显。以苏州、无锡为代表的是吴文化,南京和镇江则同属江淮文化。自从三国时期东吴在南京建都,尤其是永嘉南渡建立东晋之后,东晋南北朝时期的南京和镇江堪称当时的政治文化中心,比邻而居的两座城市一衣带水,产生了很多文化上的联系,也产生了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亲近。

前些年去镇江,有幸在镇江博物馆一睹佛舍利的真容。这11颗佛舍利出自甘露寺铁塔地宫,据同时出土的石碑记载,这些佛舍利是唐代名相李德裕——就是历史上“牛李党争”的那个李——从南京长干寺(即后来发现佛顶骨舍利的大报恩寺)阿育王塔移置而来的。如今,南京重修了大报恩寺,又大兴土木建了佛顶宫,将牛首山的旅游升级提档了不止一点,而早在几十年前就出土的镇江佛舍利还养在深闺,当真是低调得很。

说镇江低调一点都不夸张,实际上,镇江虽然是江苏13个设区市最小的一个,但论起历史文化来,和南京、苏州、扬州、徐州等历史文化名城相比毫不逊色。祖冲之在这里将圆周率精确到小数点后七位,沈括在这里写出《梦溪笔谈》;米芾盛赞多景楼为“天下江山第一楼”,梁武帝萧衍在北固山留下“天下第一江山”的字句;王昌龄曾低吟“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辛弃疾曾高歌“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在王湾眼中,这里“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在王安石心中,这儿“春风又绿江南岸”,可“明月何时照我还”;这里有法海和白娘子水漫金山的传说,也有甘露寺刘备娶亲的故事;这里有律宗祖庭隆昌寺,也有“第一福地,第八洞天”的茅山……

如果想用文字来描述镇江历史上的著名文化元素,恐怕不知道还要写上多少。其实作为老家是徐州人的我,总觉得跟镇江缘分不浅,在东晋时候,南渡的士大夫们怀念故土,给南边的很多地方改了名字,那时的镇江就叫南徐州,至今镇江还有一条南徐大道。如今我定居南京,又因工作关系在镇江往来众多,说来真可以算半个老乡。

于是,在较为深入了解了镇江一段时间后,我总会推荐外地来的朋友们要到镇江去玩一玩,顺便还要科普下镇江的城市推广语——一座美得让人吃醋的城市。

这句推广语一语双关,既点出了镇江之美,又紧扣了镇江最有名的香醋,实在够妙。其实,关于镇江哪样东西在南京人心中是第一印象,我试着问了问身边的朋友们,排名靠前的有下列这些——香醋、河豚、眼镜、茅山、锅盖面、金山、刀鱼……还有那句顺口溜:镇江有三怪,香醋摆不坏、肴肉不当菜、面锅里面煮锅盖。

我想,这些答案,和每个人回答的速度之快,又证明了一件事,南京人对于镇江,真是太熟悉不过了。

如今,地缘上的距离仍在进一步缩短。南京和句容的城际轨道交通已经开始修建,建成后南京到句容仅需30分钟。宁镇一体化喊了很多年,很多东西都在一步步落实。在支付宝刷公交还没实现的时候,南京镇江的公交卡就已经实现了互联。早在2010年两地就实现了医保卡互刷,宁镇扬公园年卡也已经上线……

这么多“同城待遇”,其实已经超越了行政归属与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