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3 星期三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北约该“退休”了吗

2019年04月03日   07: 国际/连载/广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廖勤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几乎每一个“逢十”节点都是一次对北约“存废”的拷问。“北约向何处去”“北约该不该‘活’下去”是各路媒体、官员、学者的主打话题。甚至还有人直接敲丧钟,说“北约已死”。70周年也不例外。

美欧关系的重要支柱

那些对北约咄咄逼人感到不满的民众和组织更不买账。一些和平组织计划在华盛顿举行游行,用抗议来迎接北约外长会。“北约应该‘退休’,而不是为了在21世纪占据主导地位而重新规划。”美国公谊服务委员裁军协调员约瑟夫·格尔森说。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冯仲平指出,至少在未来一段时间,北约不会解体。一方面,北约的力量依然很强,且不断在回归传统功能。北约最初是为对付苏联而成立,苏联解体后,北约有一阵子缺少对手,凝聚力也随之下降。2011年“9·11”恐袭发生后,反恐“大业”又把北约团结在一起,反恐、非传统安全被提到很高的位置。2014年爆发克里米亚危机后,北约愈发重回传统角色,把集体防御作为最重要功能,这意味着把俄罗斯视为安全威胁。“近两年来,虽然特朗普与欧洲盟国在防务支出上龃龉不断,但北约与俄罗斯的明争暗斗也越来越厉害。”

另一方面,美国与欧洲都需要这个军事同盟存在。

对美国而言,北约是跨大西洋联盟不可或缺的一环,“有了北约,外可对抗俄罗斯,内可夯实与欧洲关系。没有北约,美欧关系就失去最重要支柱。”

对欧洲来说,整体上更需要北约。在传统欧洲盟国看来,北约是保持对美关系的重要纽带。而那些把俄罗斯视为最大威胁的中东欧国家更是觉得北约很重要,试图用北约拉住美国应对俄罗斯。至于欧洲想搞独立防务建设,马克龙要建“欧洲军”,恐怕更多是迫于无奈。“由于特朗普给北约前景带来不确定性,欧洲国家唯恐未来生变,一旦北约解散,需要有替代,但欧洲实际上还是依赖北约。”

愈发失去方向和使命

复旦大学教授、上海美国学会副会长沈丁立不看好北约的未来。他认为,首先,这个组织越来越失去方向和使命。北约的使命是防范外部入侵,如果只是防范地区不稳定或难民流动,那根本不需要北约,只需构建良好的地区治理就行。

其次,北约正在失去领导。特朗普政府推行“美国优先”政策,美国不是不愿做北约“盟主”,只是不想再为成员国花冤枉钱,最后让自己做冤大头。

第三,北约出现身份危机。从上世纪50年代到后来世纪之交,北约先后遭遇身份危机,所以提出北约新使命。如果说10年前北约在加固使命,那么,现在是遇到非常深刻的危机。“说到底,就是还要不要北约。”

在今年吹灭“70岁”的生日蜡烛后,北约能否在2049年庆祝“百岁华诞”?或许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