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3 星期一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透视“青少年近视率第一”问题

2018年09月03日   12: 解放周一/博闻/连载/广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 本报记者 雷册渊 整理

世界卫生组织一项研究报告显示,目前我国近视患者达6亿,其中青少年近视率居世界第一。

青少年视力健康,“是一个关系国家和民族未来的大问题,必须高度重视”。近年来,我国青少年近视率持续上升原因究竟何在?关于近视防治,其他国家又有哪些妙招?

谁是罪魁祸首

暑假里,哪个地方孩子多?眼科医院至少是一个备选答案。

“近视成因分为先天因素和环境因素,由先天因素为主导致的高度近视,其患病率较为恒定。而后天环境因素中,生活方式特别是户外活动不足、学业负担过重等引起的近视,这些年来明显增多。”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副院长、上海眼视光学研究中心主任周行涛表示,当前我国青少年近视呈现低龄化特点,近视患病率仍在上升。

不断升高的近视率让人担忧。2015年北京大学中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李玲团队发布的《国民视觉健康报告》显示,我国高中生和大学生近视患病率均超过70%。教育部的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学生视力不良低龄化趋势明显,小学生近视10年翻一倍。

事实上,中小学生群体中近视率不断升高的问题并非近年才出现。课内外负担过重、户外锻炼不达标,一直被视作导致青少年人群近视发生的重要原因。而平板电脑、智能手机等电子产品的频繁使用,让近视高发问题雪上加霜。一项对2017名受访者进行的调查显示,89.5%的受访者称周围中小学生患近视的多,长期使用电子产品被视为罪魁祸首。

对此,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8部门近日联合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提出,要控制电子产品使用。家长陪伴孩子时尽量减少使用电子产品。有意识地控制孩子特别是学龄前儿童使用电子产品,非学习目的的电子产品使用单次不宜超过15分钟,每天累计不宜超过1小时,避免在孩子学习和娱乐活动中过多使用电子产品。

另外,近视的前端筛查同样不可忽视。大部分家长都是在发现孩子视力出现异样时才来医院就诊,而此时近视早已形成。为每一个学生建立屈光发育档案,及时掌握孩子视力屈光的实时发展情况,才能有效预防,对症下药。

《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总体近视率和体质健康状况纳入政府绩效考核指标。同时提出 “刚性”指标,到2023年,力争实现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在2018年的基础上,每年降低0.5个百分点以上,近视高发省份每年降低1个百分点以上。要实现这个目标,还需家庭、学校、医疗卫生机构、学生以及有关部门多方联动。

眼保健操简史

“为革命保护视力,预防近视,眼保健操开始……”对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上学的人来说,这句话再熟悉不过了。每天一到固定时间,学校的大喇叭里就会响起音乐,全校学生跟着拍子一起做眼保健操。

北京是全国第一个推行这套眼保健操的城市,它的诞生始于一次健康普查。

1961年,北京市教育局在全市中小学生中进行了一次视力普查,结果显示,小学生的近视率为10%,初中生为20%,高中生为30%,学生的近视率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高。当时正值国家建设的重要时期,很多岗位都对视力有要求,保护青少年视力就成了当务之急。

当时北京市教育局人手有限,负责学生健康教育工作的只有三个人,经过商量,他们决定自行成立一个“工农兵协作组”,开展近视预防工作,基本设想是推广一种使眼睛得到舒缓和保健的按摩操。协作组打听到,北京大学医学部主任刘世铭曾自创过一套眼保健操。他对中医按摩有一定研究,自己有700度近视,子女也分别是600度和1000度近视,而这套保健操对控制近视有一定疗效。

在刘世铭的指导下,小组里的三人很快就掌握了穴位和手法。1963年,一套共8节的眼保健操先后在北京市第二十八中、景山学校、北门仓小学试行。后来,北京市教委和各区教育局纷纷成立“保护视力办公室”,在中小学中推广眼保健操。相关部门还经常派专人巡视,对教室的灯光进行测定,看亮度够不够;用尺子测量学生的眼睛与桌子的间距,看是否达到1市尺以上。

1966年后,眼保健操一度中断,直到1972年才恢复。为了更好地推广眼保健操,这一次请来了当时北京最负盛名的两名中医按摩专家:李玉田和卢英华。在他们的指导下,原来的8节眼保健操简化为5节。和当年推行广播体操一样,这套保健操也配上了音乐,还从首都体育师范学院找来了一位声音甜美的女生喊口令。就这样,第二套眼保健操诞生了。后来,眼保健操又改为4节,分别是揉天应穴、挤按睛明穴、揉四白穴和轮刮眼眶。

2008年,新版眼保健操问世,对原来的两个章节进行修改后,又对其中一个章节进行了替换,对改善学生视力、缓解眼部疲劳效果明显,各项指标优于旧版眼保健操。

保护视力各有妙招

眼保健操在中国推行半个多世纪,青少年近视率仍持续上升。因此有人质疑,眼保健操对近视防治并无帮助,甚至有害。对此,专家表示,虽然眼保健操对于近视的预防治疗效果仍需进一步验证,但不能否认其护眼作用。“近视是由多因素造成,因近视发病率高就认为眼保健操无用,是有失公允的。”

那么,除了“国货”眼保健操,其他国家还有哪些近视防治的妙招呢?

法国:婴儿时期就开始检查视力

法国社保系统规定,孩子从婴儿时期开始就要检查视力,包括检查各种眼睛的异常情况。检查主要在妇幼保健中心进行,在婴儿出生后的第1周、第9个月和第24个月进行。随后的检查基本是一年一次,在各医疗中心或医院进行。自孩子进入幼儿园后,学校会与社保系统联手,预防近视。主要做法是定期检查视力、注重户外运动和营养均衡、保证教室光线充足、培养良好的阅读习惯等。

日本:严格限制青少年电玩时间

跟中国比起来,日本孩子的课业负担并不重,但近年来“小眼镜”却越来越多了。这与很多青少年沉迷电子游戏,课堂学习也越来越离不开电脑都有关系。于是,学校通过让学生上体育课和组织课外活动等,“强迫”孩子离开电脑和书本。越来越多的学校和家长开始严格限制孩子玩游戏的时间。另外,中小学老师会特别注意学生的读写姿势是否正确,日本很多学校的课桌椅都是可以调整高度的,从而让孩子的眼睛和书本间始终保持合适距离。

加拿大:压缩课时并减少作业

加拿大保护中小学生视力的根本思路是减少学生学习压力,降低学生用眼强度。

加拿大中小学课时普遍较短,大多数省份法定上课时间为每日上午9点到11点,下午1点到3点半。并且,学生的作业压力也不大。在加拿大全国范围内,教育部门严禁拖堂、补课等行为,且多数省份规定,中小学生在校学习期间,户外活动时间不得少于每天2小时(低年级学生须达到4.5小时)。

每学期末,家长都会收到校方寄来的“爱眼信”。未成年人享受每年两次的免费眼科检查,若有必要,治疗和配眼镜也同样免费。统计表明,加拿大中小学生的近视率在发达国家中保持较低水平。

(本文综合自《光明日报》《生命时报》、“国家人文历史”微信公众号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