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3 星期一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色彩是城市文化特质的外化

2018年09月03日   11: 解放周一/见识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作家赵松是一位“新上海人”。由于参与本次展览的文案撰稿,他成为该展的首批观众之一。在他眼中,色彩与城市特质是怎样一种关系?上海具有哪些“色彩”上的特质?下面是他和本报记者的“快问快答”。

解放周一:您如何理解“色彩”之于“城市特质”的意义?

赵松:一个真正有魅力的城市,必然有其内在的文化底蕴和由内而外的精神气质。说底蕴、说气质似乎有些玄,只是为了更直观些,我们才姑且称之为“城市色彩”。

一个城市只有在文化多元的情况下,才会是色彩丰富的,而不是单一单调的。换句话说,当我们发现一座城市是色彩丰富的时候,那么就可以断定,它的文化必然是多元化的。

比如上海,它既有外来的西方文化,也有传统的中国江南文化,还有来自内地的不同区域的文化,此外也有很多亚文化。

当上海包容了这些具有不同特质的文化之后,它的色彩必然是层次丰富而又斑斓美妙的。国内很难再找到第二个像上海这样色彩丰富的城市了。色彩即是城市文化特质的外化。

解放周一:曾经有没有什么城市色彩方面的案例,是您个人特别欣赏或印象深刻的?

赵松:上世纪80年代起,法国巴黎市政府将色彩规划作为政府条例进行颁布。比如,老城区的老建筑表面被规定只能使用深灰、乳酪色系涂料,通往戴高乐机场路途两侧的建筑要使用黄色系等,不允许随意乱用。

解放周一:在您印象中,上海这座城市是什么颜色的?有没有哪些色彩瞬间或色彩意象感动过您?

赵松:我印象中的上海,是砖红色与玻璃青色的夹杂混合,是秋天里道路两旁法国梧桐那种黄褐间杂的色调。世纪公园里的银杏树满树明黄的时候,也特别动人。

解放周一:如果要挑选若干颜色,以勾勒出您心目中的上海,您会如何选择?

赵松:我会选砖红、明黄、深灰。

很多上海老建筑都有砖红色调。明黄是上海秋天的最美色调,而秋天是我眼中上海最美的季节。深灰代表着相对理性内敛的现代气息。

解放周一:参观了这一次的主题展览后,您对“城市色彩”,尤其对上海的“城市色彩”有无产生新的感触或想法?

赵松:城市的色彩不是涂抹在表面就有的。尽管像上海这样的国际大都市也可以效仿巴黎,以立法的方式明确规定城市建筑在不同区域的标准主色系,但城市的色彩更应该是由内而外生长出来的。

上海既需要主流文化,也需要亚文化、泛文化甚至另类文化;既需要不断丰富的海派文化,也需要多姿多彩的国内其他地方的文化和海外文化。只有真正做到了“海纳百川”,上海的城市色彩才会成为最美的、世界级的。

解放周一:您觉得目前的上海在城市色彩上有特质吗?

赵松:目前来看,在规划城市色彩方面,上海还需要更国际化、标准化一些。从鼓励多元文化方面看,上海需要有更大的气魄和更宽阔的胸怀,更有包容力,给予更多的政策性鼓励和推动。

北面依托长江,中间贯通黄浦江,面朝东海,两江一海的大格局,给了上海很多深厚的人文底蕴和灵气,还有放眼向洋看世界的原动力。如果不珍视这些独特之处,就很难理解什么是“大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