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8 星期四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梦”开始的地方 1921:昏黑中的光明
上一版 下一版 特02/03版: 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特刊·追梦

初心

“梦”开始的地方

2017年12月28日   特02/03: 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特刊·追梦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曹静

  今年95岁的中国共产党,如果说有籍贯的话,那她的籍贯便是上海;如果说有居住地的话,那她的第一个居住地就是兴业路76号(原望志路106号)——正是在那间18平方米的石库门房间里,一个婴儿呱呱坠地,尽管啼声微弱,却让黑暗沉沉的中国听到了希望。
  如今的兴业路76号——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会址纪念馆,不仅保存着共产主义进入中国时的那颗火种,也守护着95年前中国共产党人出征时的那颗初心。
  日前,本报记者专访了一大会址纪念馆馆长张黎明。

  崭新的“伟大开端”

  站在兴业路76号的门口,迎面的背景墙上,是13位中共一大代表和2位共产国际代表的青铜浮雕。毛泽东、董必武、李达、邓恩铭、王尽美……他们的目光,穿透时空,遥远而深邃;映衬着他们的,是深深浅浅的文字,出自他们共同制定的《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
  这里是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星星之火,从这里点燃。
  7月1日,全新的《伟大开端——中国共产党创建历史陈列》 在这里正式向公众开放,庄严地向世界讲述着那段值得被所有国人铭记的往事。

  解放日报:今年1月15日起,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闭馆改建,7月1日重新开放。这次基本陈列改建出于什么样的缘起?
  张黎明: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原来的基本陈列,自1999年起,已经有17年历史了。受制于当时场馆条件及展陈理念的客观因素,同时也随着中共创建历史研究的深入,新档案、新资料的发现,展陈新形式、新材料的出现,我们觉得,对原来的基本陈列进行重新改建、规划布置,已是时势所趋。为了迎接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在中央党史研究室、市委宣传部、市委党史研究室、市文广局、市文物局的大力支持下,我们决定对原有的基本陈列进行改造,前后筹备了两年时间。
  解放日报:新展中贯穿始终的主线是什么?
  张黎明:我们努力把中国共产党的诞生放置在鸦片战争以来中华民族探求民族复兴的宏大历史中进行叙述,尽可能生动地展现中国共产党创建的历史背景、历史过程,以及中共创建对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意义。所以,我们把展览内容分为五个部分:“序厅:起点”、“第一部分:前赴后继 救亡图存”、“第二部分:风云际会 相约建党”、“第三部分:群英汇聚开天辟地”、“尾厅:追梦”,内容连贯,主题突出,主线清晰。
  解放日报:关于中国共产党建党的档案、物品十分丰富,此次展陈是如何取舍资料、体现主题的?
  张黎明:以往的陈列以文物、文献为主,此次我们展品由原来的148件增至278件,还增加了艺术品、多媒体等展项,主次分明,简明扼要,力求使参观者能够迅速抓住信息重点,具象地领会主题内涵。
  比如说,在“前赴后继 救亡图存”中,我们主要勾勒出两条线索——中华民族自鸦片战争以来所遭受的巨大灾难与一批批仁人志士苦苦探寻救国救民道路的艰辛尝试;在“风云际会 相约建党”中,详细展示了建党的思想基础与阶级基础,以及中国的先进知识分子如何从当时的诸多思潮和救国方案中选择了马克思主义;在“群英汇聚 开天辟地”中,主要呈现一大代表的早期经历和会议本身跌宕起伏的过程,把“人”与“事”结合起来,尽可能使得叙述生动而完整。
  解放日报:在有限的场馆空间内,如何容纳较大的信息量?
  张黎明:一大纪念馆名声很大,可原来的展区只有450平方米,所以,我们动足脑筋,把更大的参观空间留给观众。这次改建,我们把石库门里的天井改建为观众入场区,把原来的多功能会议厅辟为展陈区域,展厅扩大为两层。现在,展览面积近1000平方米,比原来扩大了一倍多。

  从上海石库门到北京天安门

  95年前的7月23日,这间当时挂着“望志路106号”门牌的石库门寓所里,召开了一个仅有15人参加的会议。年轻的与会者们不曾想到,这次激情澎湃、充满了激烈争论,却又小心翼翼、冒着时刻被抓捕危险的秘密会议,将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历史开端,载入史册。
  青色砖墙、红色窗棂、米黄色石条门框、黑漆大门上的铜环……这幢建于1920年的石库门建筑,因为其见证的历史风云而承载了特殊的意义。它区别于其他任何一个纪念馆、博物馆,成为了中国革命历史地图上那个独一无二的红色起点。
  解放日报:作为馆长,您会怎样描述一大会址?
  张黎明:我是一个从新闻岗位转行不足两年的文博新兵。去年5月1日我在馆里值班时,也许是职业特点,就冥思苦想怎样用简单的语言对一大会址进行合理、清晰的定位。于是就想出了三句话,即:中国共产党从这里诞生,中国共产党人从这里出征,中国共产党历史从这里开始。
  今天,我们都在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懈奋斗,这里就是中国共产党人“梦开始的地方”。95年前,一个个爱国人士救亡图存的中国梦,就是在这里,汇聚成了一个集体的梦、一个政党的梦。他们把这个梦写进了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就这样开始自觉肩负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
  解放日报:尽管这里只是一间18平方米的屋子,与周围的房屋相比,看上去并无特殊之处。
  张黎明:不过我们不能小看它。95年前,十几位共产党员就是从这扇石库门出征的。这个仅仅50多名党员组成的小党,不畏艰险,大浪淘沙,经过28年的浴血奋斗,创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真可谓是开天辟地。
  一直以来,党和政府十分重视一大这个“红色起点”。新中国成立后,在陈毅同志的亲自关心下,于1951年4月勘实了兴业路76号为中共一大会议旧址,并于1952年9月成立了纪念馆,至今已接待了观众1400多万人次。
  解放日报:除了供中外游客前来瞻仰、参观外,它还能用怎样的方式来铭记这段党的历史?
  张黎明:中共一大会址不仅仅是一个旧址,除了纪念功能,它还是中国共产党创建史研究的一个平台。不久前,我们成立了“中国共产党创建史研究中心”,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党史研究室是中心的业务指导单位。我们邀请到著名党史专家逄先知、金冲及、章百家、李忠杰等担任顾问,首批聘请了邵维正等37位学者。此外,还有包括《毛泽东传》的作者潘佐夫在内,来自俄罗斯、美国、日本、韩国的7位外国专家,成为了我们的特约研究员。
  解放日报:组建这样一支国际学术团队,是要以国际视野多角度地研究这段历史?
  张黎明:是的。对一个政党而言,党的历史非常重要。只有把历史整理清楚了,才能看清未来的方向。有时,“向后看,也是向前进”。
  通过筹建中国共产党创建史研究中心,我们向全球征集文物、文献,陆续发掘了一批未曾发现的档案和资料,取得了一些研究成果,并逐步向全社会公布。除此之外,去年我们还成立了“革命圣地及重要旧址全国合作联盟”,首批成员单位有全国30余家红色纪念馆,涉及17个省市。我们想通过建立常态化的馆际交流和合作,打通从中共一大这一“红色基因”发端的“红色血脉”。

  8800万共产党员的精神家园

  在一大会址纪念馆工作,充满了正能量——这是张黎明和他的同事们的共同感受。
  在一个被不少人认为是信仰缺失的年代,在这里,却能时刻触摸到鲜活的信念与信仰,感动着,鼓舞着。
  宣教部主任杨宇记得,有一位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的二级英模,每年都坐着轮椅,由妻子推来这里。有一位老者,每年都会来到这里,站在照片墙前深深鞠躬; 资深讲解员龚玉芳记得,建党80周年的时候,一批残疾人来馆。他们有的拄着拐杖,有的坐着轮椅,有的一路由同伴背着,庄敬肃穆地听完了讲解……
  走进一大会址纪念馆,人们仿佛听到了历史深处传来的感召,回到了自己的精神家园。
  解放日报:守护着中国革命的红色起点,一大会址的工作人员可谓是特殊的“看家人”。在这里当馆长,您有什么样的感受?
  张黎明:在这样一个意义非凡的地方工作,责任重大,使命光荣,既有崇高感,也有敬畏感,总觉得自己精神上非常富有。
  由于工作关系,我们经常要和党史打交道,每次一提起1921年的这段历史,我内心都十分感慨。
  比如说,参加一大的13位代表,最年长的是45岁的何叔衡,最年轻的是19岁的刘仁静,平均年龄不到28岁。以今天的眼光来看,他们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知识分子、当时的社会精英。但是,在救亡图存、民族复兴的道路上,他们关注的不是个人的利益得失,而是国家的命运、人民的福祉。在选择马克思主义这条道路、将新生的政党定性为无产阶级政党的时候,他们是经过深思熟虑、态度鲜明的。时刻准备着为了民族的利益放弃自己的利益,甚至牺牲生命,这是大写的“爱”!
  又比如,山东代表王尽美,参加一大时的名字是王瑞俊,是一名中学生。回到济南后,他将自己的名字改为王尽美。在给友人的一封信中,他写下了“贫富阶级见疆场,尽美尽善唯解放”的诗句。一大后,王尽美积极投身革命事业,因积劳成疾去世,年仅27岁。
  可以说,在一大会址工作,每一次重温这样的先烈事迹,都是一次精神熏陶,一次润物细无声的思想净化。
  解放日报:然而,走出一大会址,迎面目睹的是以商业性地标闻名的新天地,这会形成一种巨大的心理反差吗?
  张黎明:其实不然。很多人都知道新天地,却不知道“新天地”这三个字和一大有着密切关系。当时,在项目开发过程中,“新天地”一度用过“一大广场”的名称,后来觉得不妥,就用了拆字法,把“一”加到“大”的头上,就成了“天”,“天”对“地”,最终变成了一片“新天地”。
  应该说,今天的新天地所代表的繁荣、开放、时尚、活力等等,正是95年前一大代表们所畅想的“中国梦”中的一部分。正如所有的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生活在和平安定的环境中一样,我们的革命先辈冒着随时牺牲的危险,为的就是打破黑暗的旧中国,开辟出一片新天地。95年后,我们能够在这里愉快地游览、购物、休闲、娱乐,恰恰证明了先辈们的鲜血没有白流。
  解放日报:对于前来参观的游客,您希望一大纪念馆给他们留下怎样的记忆和感受?
  张黎明:来一大会址参观的游客平均每年有50万人,其中有国外元首政要,有普通市民、外地游客,也有党员干部、烈士后代。去年8月15日,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我们就邀请了27位中共著名抗日将领的后人相聚一大会址。
  对于普通游客而言,一大纪念馆是了解党史的鲜活的“教科书”。而对于党员来说,这里则是革命圣地,是怀抱虔诚的态度来接受精神洗礼的地方。来到这里,无论年龄长幼、官职尊卑,大家都只有一个名字——中国共产党党员。当你在工作和生活中失去方向、迷惘彷徨时,来到这里,看一看、听一听,一定能找回入党时的初心,汲取力量,获得再出发的动力和勇气。如果你取得了成绩,获得了荣誉,也可以在这里重新“充电”,不断进步。
  2007年3月30日,时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来到一大会址。他动情地说:中国共产党诞生在上海,这是上海的骄傲。我们有幸在上海工作,既感到十分光荣,更倍感责任重大。今天瞻仰一大会址,目的是接受革命传统教育,重温党的光辉历程,缅怀党的丰功伟绩,学习革命先辈的崇高精神,进一步激发为党和人民的事业不懈奋斗的豪情和斗志。

  互联网时代的红色创新

  在微信中搜索“一大会址”,就能进入公众号“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参观时,扫一扫藏品前的二维码,就能接收到语音讲解和图文讲解,省却了租用导览机的麻烦。
  7月15日,微信号还将推出一款名为“决胜30秒”的手机小游戏,用“连连看”的方式考一考大家的党史知识。而在此之前,“拼图一大会址”“圣地寻宝”等小游戏就曾“入驻”参观出口处的多媒体显示屏,引得不少孩子、大人排队玩游戏。
  在这个信息化的时代,95岁的一大会址,也搭上了互联网的快车,越来越年轻,越来越亲近普通民众。
  解放日报:过去的党史宣传,常给人“权威性有余、艺术性不足”的印象。在受众需求日益多元的今天,如何更好地反映党的光辉历史、传播红色主旋律,一大会址做了哪些探索?
  张黎明:改变党史宣传刻板、传统的印象,我们就从这次的《伟大开端》展陈着手,运用大量新的辅助表现形式,如艺术品、多媒体、模型、场景再现、动态电子图表、剪影等等,努力为观众营造出强烈的艺术感染和视觉冲击。
  比如,在展示一大召开的场景时,过去用的是人形蜡像,当然逼真,但毕竟是17年前的展陈创作;这次,我们请鲁艺的青年雕塑家洪涛创作了大型场景雕塑,把时间定格在一大代表讨论通过中国共产党第一份纲领、宣布“本党定名为中国共产党”的动态瞬间。15位代表的白铜雕塑,不仅栩栩如生,而且很有艺术张力。同时,场景两边的墙面上悬挂了6幅全新创作的主题油画,将7次会议的过程以艺术生动的画面展现在观众面前。配合正面的大型投影视频,以及顶端的灯光,使得观众能够身临其境地感受一大召开的完整进程及历史意义。
  解放日报:如果请您担任导游,为游客讲解一大会址,您会怎么说?
  张黎明:我们强调“因人施讲”、“因次(游客参观的次数)施讲”。如果我来讲解,我不会照本宣科或生搬硬套,而是根据观众的心理——是求知型的、从众型的、还是猎奇型的,有不同的侧重。比如,面对中小学生,会以故事和人物为主; 如果是“文艺范儿”的青年,我就会说:“这里是共产党梦开始的地方。”但无论怎样讲解,目的都是讲述创业艰难,传播真理的力量,讲解的人首先要有光荣感、仪式感,先要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
  解放日报:习近平同志曾经多次强调,要把红色资源利用好、把红色传统发扬好、把红色基因传承好。
  张黎明:这正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课题。近年来,一大会址纪念馆坚持到周边中小学讲授“红色一课”,也开展过参观一大会址及周边红色资源的“红色行走”活动;加上官网、微博、微信的更新和推送,获得了一定的社会反响。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逐步发现,大多数观众,特别是青少年,并非排斥革命传统教育,关键是要提供令他们感兴趣的革命传统教育。如何运用“互联网+”的思路,具象生动地传播核心价值观、传承党的革命传统,我们还在不断探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