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天下
【上观年度访谈】当时,我们这边在开会,那边伊拉克已经打进科威特首都了,这早就不是边境冲突了。我刚买了个“大哥大”,像砖块一样的大家伙。那时候安理会中只有两个人有,美国代表和我。
作者:高渊 2016-01-11 23:21:45
 (15)
 (8)
【上观年度访谈】现在处理中美关系的关键,是要让美国人认识到,中国经济发展的势头是不可改变的,你不爽也没有用。但这是全球也是美国的机遇,因为中国的发展是和平的,我们从来没有想把谁吃掉。
作者:高渊 2016-01-11 23:21:42
 (10)
 (15)
【上观年度访谈】跟老一辈打交道,要有个适应的过程,还得有忍辱负重的精神,而且每个老人的性格都不一样。但80年代时,老一代人总体都对年轻人很好。现在六七十岁的名人,年轻人要跟他们打交道,简直难死了。他们的修养远远比不上老一辈。
作者:高渊 2015-12-20 23:39:42
 (12)
 (1)
【上观年度访谈】现在做媒体越来越难。一个人能认准一点坚持下来,是非常重要的。我年轻时有过一段失落惶惑的岁月,给萧乾写了封信。他给我回了封很长的信,开导我说,人关键是要静下来,找件事情做。
作者:高渊 2015-12-20 23:39:35
 (15)
 (1)
【上观年度访谈】“慢慢地,我形成了一个研究上海的思路:辐射力怎么样?吸引力怎么样?承载力怎么样?现在主要围绕这三个维度做访问调查。”
作者:高渊 2015-12-09 10:13:33
 (9)
 (2)
【上观年度访谈】周其仁说,长期研究农村问题,但农村的钥匙在城市,而要研究大城市,国内还有哪个比上海更典型?
作者:高渊 2015-12-09 08:53:59
 (14)
 (4)
【上观年度访谈】“现在上海的要素成本太高了,所以上海要把三产放在首位,提高服务业的水平。但是如果没有制造业,就会空心化。”
作者:高渊 2015-11-10 14:00:16
 (21)
 (6)
【上观年度访谈】采访徐匡迪院士是在“9·3”阅兵前夕。那个炎热的午后,北京市中心的冰窑口胡同行人稀少,中国工程院就坐落在这条闹中取静的街上。约好下午3点,徐匡迪提前5分钟走进会客室,见到我就说:“你这个名字好啊,又高又深。”然后又问我府上哪里,瞬间拉近了距离。
作者:高渊 2015-11-09 23:18:42
 (25)
 (4)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