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城事
海豚在哪里?我看得莫名其妙,措手不及。小狗几乎到了疯狂的地步,丝葛兰特根本忘记了我的存在,独自对着大海自说自话。耀眼的阳光像碎玻璃一样晶莹地从海面反射出来,什么都看不见。
作者:融融 2018-01-24 07:25:06
(1)
(0)
公司最后狠下一个艰难的决定,放弃第二套方案的努力,转而进行终极方案,即从零开始,用纯C#和.Net重新编写新系统。如是,我便面临一个抉择:是加入这个新的工程置换行列,还是苟延残喘回去继续做老程序?尽管深知用自己不熟悉的语言从零开始是个巨大挑战,我还是克服了续操老语言的惯性,选择了新路上的奋进。
作者:虔谦 2018-01-23 07:16:31
(2)
(0)
冬日阳光映照下的雪山中,有一大片黑色树林,状如一只黑色山猫,弓身,前倾的头微昂,略弯的腿欲前扑,耸动的尾巴高跷,一副奋进模样。这状如黑猫的树林,是1896年,落基山一场浩大山火后的“幸存者”。
作者:郑宪 2018-01-19 07:46:46
(2)
(1)
在美国的这许多年间,我见识了很多诚信、敬业和勤奋的美国人。可是,也见到了很多不诚信、不敬业和不勤奋的美国人。真是“一样的面包养百种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作者:童峥 2018-01-17 07:37:30
(2)
(0)
我说:“你,大大的大牛屎,下地狱去吧!(You,big, big, big bullshit。 Go to Hell!)”说完我把电话挂了。挂了电话又很生气:这破英语,真没劲,骂人都不解气。
作者:春阳 2018-01-14 07:49:20
(5)
(0)
澳洲男人绝大多数教养极好,彬彬有礼,与妻子相敬如宾;但其中一些,特别容易失控,火气一旦发作,不可收拾,非得大打出手,鼻青眼肿算小事,动刀动枪都时有发生。
作者:黄惟群 2018-01-13 07:48:14
(3)
(0)
孩子不是一堆泥巴,父母也不是雕塑家,要把孩子塑成什么样的就塑成什么样的。你奶奶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把我培养成什么样的人,要培养自己成什么样的人,要靠自己的脑和手,凭自己的兴趣去发展。
作者:胡少璋 2018-01-11 07:43:01
(1)
(0)
“我铭记”的是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内容。让我最感动的铭记之一,是魁北克工程师小手指上戒指。又名“工程师之戒”。它来源于一个悲惨的事件。
作者:陆蔚青 2018-01-10 07:35:22
(1)
(0)
多数地方还是安全的。好的小镇随处都有警察在维护治安。有次朋友抱怨,在我所住的小镇半夜十二点多,一点点超速就被吃罚单!我得意:越是安静的晚上越是有躲着的警察。
作者:汪翔 2018-01-05 06:50:29
(1)
(1)
有一次,我在一位美国人家里看到一瓶年代很久远的白兰地,要求对方卖给自己,随便出了十元的价格。对方拒绝,说只能收我一元将空瓶子卖给我:里面的酒不能卖,因为他没有销售证!美国人的小心是有道理的:很多时候,FBI的探员搞钓鱼执法,用的就是抛出类似的小便宜。很多次,习惯于占小便宜的人,就此吃大亏。
作者:汪翔 2018-01-04 06:50:02
(1)
(0)
小镇里的很多居民是老住户,不少人生活了好几代,都是你知我知,这种情况在美国少见,和中国传统的大村庄差不多,不同的只是经济上相对的富裕。就是在这种地方,发生了不该发生的枪击案。
作者:汪翔 2018-01-04 06:50:01
(1)
(0)
如果你不想太累,不想每天花两个小时在路上,只是想过个开心、快乐、普通的生活,在中部成功的几率大很多。我用小镇来代表英文里的“城市”,有点相当国内大城市里区的行政单位。
作者:汪翔 2018-01-03 06:50:35
(2)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