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观见 > 文章详情
【观见】“清北浙交复”?眼花缭乱的大学排名背后,有一条可怕的“信息食物链”
分享至:
 (10)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周云龙 2018-02-27 17:46
摘要:排名过多过滥,甚至曾惊动过领导层,呼吁高校理性看待,更在乎自身的底蕴和质量,而不是被五花八门的排名牵着鼻子走。但排名机构的生意,为何依然风生水起?

 

全球四大大学排名系统之一的“世界大学学术排名(ARWU)”,近日发布2018“中国最好大学排名”,除港澳台地区外的实力最强的600所内地大学“排排坐”,“清北浙交复”的前五位排序,很是引起了一番议论。

 

儿子正在申请出国留学,本身已无需关心国内这个排名,而触发我新闻敏感的是高校群里一众好友惊人相似的态度:鸡毛排名,没有意义;哗众取宠,纯粹瞎扯;觉得无聊,无力吐槽……

 

既然主流接受者(高校青年教师)认为无聊无意义,发布者怎么会乐此不疲?一年一度甚至几度?发布者当真吃饱了撑的?没有直接或间接利益回报,他会操心那些大学的排序,并做新闻发布吗?

 

即使是公益行动,人们也不能不深究其动机,审视其效果。据媒体报道,2018“中国最好大学排名”结果能够客观地反映大学的竞争性地位。因为评价体系涵盖人才培养、科学研究、服务社会和国际化四个维度,使用的都是最能体现大学办学水平的关键指标,例如新生高考成绩、毕业生就业率、论文数量与质量、成果转化收入等。

 

那么我们要问了,这个“竞争性”结果,有“权威性”吗?

 

据了解, 一些机构排名的原始数据都没有(也不可能)搜集整齐,就仓促上阵;一些医学院或综合大学把他们的附属医院所有论文科研奖项都作为统计数据;而一些院校的科研奖项是不可对外公开的,更不在统计范围之内。

 

这个“竞争性”结果,又有“科学性”吗?

 

高校的朋友说,综合排名,往往如同“关公战秦琼”,不同档次、不同类别、不同学科、不同专业的高校,按照某些人为制定的标准计分,然后搅拌混合一起,最终却以高校整体实力打分排序。这种排序在某种程度上更接近一次数字游戏。

 

这还是“全球四大”。更常见于市面上的,是形形色色的高校排名、学科排名。比之“四大”,它们的科学性、权威性不说近乎全无,至少也有明显缺陷。这样排出的名,又何谈客观性、公正性?何谈实用性、指导性?

 

事实上,某些机构在发布排名之前,总会以调查摸底的名头,主动上门,推销或变相推销他们的讲座、出版物(视频产品)以及学术课题。据了解,一场讲座都是几万块,书也是一卖几千本,收取费用,理直气壮。多年来,这种“潜规则”甚至逐渐公开化。有的则更直接,排名机构就隶属于高校,或者拥有各种紧密的“合作关系”,那么谁排名在前,谁排名在后,就更有其“内在规律”了。

 

这并不是一个新问题,舆论的质疑和批评声也一直不绝;排名过多过滥,甚至曾惊动过领导层,呼吁高校理性看待,更在乎自身的底蕴和质量,而不是被五花八门的排名牵着鼻子走。不过,那些搞得风生水起的排名机构,生意依然不错。

 

这恐怕不光是某种异化的“市场需求”在作祟。值得注意的是,不权威、不公正、不实用的大学综合排名大行其道背后,还也有一个值得关注的教育分层问题。

 

前面说了,大学综合排名,每年招摇过市,据说远不止一个,每个排名指标体系侧重点也不一样,同一所高校在不同的排名里顺序可能会相差很大。“顶级牛校”可能还有定力,一笑了之一甚至看都不看;其办校方针也不会围绕那些指标体系去设计,不会盲目贪大求全,而会注重内涵建设,特色培育。

 

但一般的高校不能不在意这个排名。因为广大老百姓不太了解具体情况,只能简单看排名,而且他们首先获知或广泛获知某个排名,可能就先入为主地相信这个排名。于是排名对学校的社会知名度、美誉度及招生都存在事实的影响,换句话说,排名就是“流量”。这是一个分层。

 

另一个教育分层在家长群体。城市家庭往往更先更多更专地了解最新的招生考试信息,他们也往往注重根据孩子的学业特长,兴趣爱好选择最适合的专业,最匹配的院校,他们更多参考专业、学科排名填报志愿而不是简单地盯住一所高校的综合排名。农村家庭,因为缺少充分、对称的信息,往往便成为那些不良信息、不实信息的忠实用户,也是受害对象。

 

儿歌里唱过的:排排坐,唱山歌;排排坐,吃果果;排排坐,分苹果。大学“排排坐”,到底要干什么?是“唱”,是“吃”,还是“分”?显然,那些综合排名只能忽悠某些二三流的高校,满足他们不断上档进位的虚荣,立竿见影出政绩的冲动,而有关他们的不实排名信息,最终又会干扰或误导底层那些广大不知情的家庭和考生。

 

这是一个可怕的“信息食物链”,最终指向了“信息的穷人”。尽管城市家庭、知识家庭不断觉悟,日渐理性,人们报考学校会参考自己满意或适合的学科、专业排名,同时也会注重院校的师资力量、学术氛围,院校所在城市的气候环境、发展空间,而这些都不是一个排名可以承载的信息。媒体、平台或社会机构应该着力传递这样的信息、案例,基层学校也应该适时强化这样的信息纠偏、引导。

 

当人们占有的信息足够充分、准确、全面时,人便会从容、自信,那些无聊无意义的排名信息也就不可能再有市场。

栏目主编:朱珉迕 文字编辑:朱珉迕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笪曦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