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政情 > 文章详情
研究生游荡1年欠债5万自缢身亡,社交时代的“巴别塔之犬”能做点什么?
分享至:
 (8)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谢非君 2018-02-07 08:40
摘要:在社交网络越来越发达的时代,我们在事实上已经成了更加离群索居的一代人,很容易在互联互通的时代陷入孤岛境地。

“在武汉玩了一年,什么事都没做。没什么遗产留下,借了一屁股债,不会还了。我太幼稚了,大人和我说的都是对的。可惜我明白太晚。都是我自己的错,对不起……”这是25岁的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罗某在电子便签上的留言。日前罗某在武汉市江岸区一家小旅社自缢身亡,家人直到查看其手机信息后才发现,罗某最近1年都没有工作,靠着13个手机网贷App,拆东墙补西墙度日,共欠下5万多元债务。

 

很多人把罗某自缢的原因归结为网贷催债。但罗某在武汉“游荡”的一年中,但凡和家人或是同学聊一聊自己的状况,这个结果都有改写的可能。可惜的是在漫长的一年中,他都是独自一人辗转在小旅社、网吧,和家人每周的通话一直传递的是“在武汉工作顺利”的信息,网上碰到同学也用“要加班”搪塞过去。在长久的封闭中,在和父亲约好相见的前一天,他选择了自缢。

 

为了5万元的债务走上绝路,有网友分析罗某很有可能已经得了抑郁症。确实,用一个正常人的思维去分析,哪怕他在电子便签上的留言句句属实,也不至于要死——“在武汉玩了一年”也没什么大不了,现在很多国内学生会给自己一个gap year(间隔年),在毕业时候游玩一年,调整状态之后再开始职业生涯;他所谓的“一屁股债”,总共也就5万多元,从经济角度而言也不是难以偿还,毕竟他本硕连读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每月工资就有6000元;他觉得“大人说的都是对的”,但他并没有和大人去交流。在出事三天前和爷爷报平安,还称自己工作身体都挺好。可以说在罗某生命最后的一年里,他和周围人几乎切断了交流,独自放大了自身所面临的问题,把无法排解的困惑和一年的游荡都化作了深深的自责,这一切或许都是致使他走向死亡的因素。

 

在此之外,网贷和罗某之死存在的关联,则为罗某的隔离社会提供了现实可能。罗某通过13个手机网贷App借钱,用这些钱维持着让自己内心感觉愧疚的游荡生活,期间每一个借款平台的审核评估都是程序化的,不会有任何人与人之间的干涉关心,这在以往的熟人社会是很难发生的。值得我们深思的是,在社交网络越来越发达的时代,我们在事实上已经成了更加离群索居的一代人,很容易在互联互通的时代陷入孤岛境地。

 

因为个体经历的不同,一个人本来就很难被他人真正理解,社交网络时代人与人相处的特点又进一步加剧了这种隔阂。从农村走向城市的罗某,被家人打上的标签是“学习好”。“本硕连读”的他,在其出生的农村地区应该也是榜样一样的存在,这使他必须以苦尽甘来、成功的农家子弟形象示人。但毕业进入社会的他并不能适应城市生活,加上原生家庭父母离异等因素,他内心当然会有诸多不被理解的痛苦。他一意孤行辞职之后,用一个在网络公司工作的谎言欺骗家人。这其实并不仅仅是一个谎言,还是他对自己的期待。当要和父亲见面,他要以一个没有工作的形象示人,要直面他不想面对又无力改变的现实时候,悲剧就发生了。

 

在美国小说《巴别塔之犬》中,一位语言学家丈夫甚至不知道朝夕相处的妻子会自杀,进而试图通过妻子身边那条狗的帮助去寻找死因。在书中,狗是最完全的目击者,如果它们可以把见到的一切告诉人们,便足以缝补、弥合人与人之间的诸多鸿沟。对于罗某的离去,家人始终想不出答案。13个手机网贷App记录下他的借款,支付宝消费记录显示他一年的活动轨迹固定在江汉路和胜利街一带的几家网吧、便利店,以及租住地附近的几家面馆和汤包店。这些平台的数据,恰如那只“巴别塔之犬”,它是最完全的目击者。

 

都说大数据能精确地洞察人的需求并据此推荐产品,对于离群索居的罗某之辈,大数据能不能引导个体和社会建立连接,比如说提供一次参与社区活动的机会,或者推荐一个兼职网站找一份短期工作?从商业应用的角度说,算法研究肯定会优先关注人们更为直接的消费需求,但被数字化社交放大的“心灵孤岛”现象,恐怕是我们不得不面对和思考的问题。

栏目主编:封寿炎 文字编辑:封寿炎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项建英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