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政情 > 文章详情
这次中央强力扫黑,跟反腐有什么关系?
分享至:
 (5)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若水 2018-01-30 14:03
摘要:贪官和黑社会也仅仅是利益上的关系,双方其实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黑社会团伙覆灭,那“保护”他们的官员会被供出

不久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的《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指出要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

 

涉黑腐败,是最“黑”、最“恶”的腐败之一,是不法分子横行乡里、鱼肉百姓、扰民害民的重要因素。特别是一些领导干部台上谈打黑,台下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自打自脸,演“两面人”。

 

近日披露的一些案例中,党员领导干部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在黑白两道之间游走自如,其胆大妄为之行径令人触目惊心。这一次,中央扫黑除恶绝不手软。

 

 

铲除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

 

周永康作为十八大以来级别最高的落马官员,浸淫公安与政法系统长达十年,多次在公开场合大谈打黑除恶,背后却无形中充当着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四川的刘汉涉黑集团了。刘汉是四川有名的富豪,涉足房地产、矿产、建筑等多个领域,坐拥至少400亿资产。

 

据报道,当年,刘汉曾被列为公安机关查处名单,随后又从名单上消失。这一切只因在2001年他攀上了一个“贵人”——周滨。那时,周滨的父亲周永康由四川省委书记调任公安部部长。到北京后,周永康亲自打电话告诉刘汉,“要照顾好周滨”。

 

刘汉在“生意”上很照顾周滨,周滨也帮助刘汉剪除竞争对手。随后刘汉集团更加无法无天,至少背了9条人命,重伤15人。当然,这背后都是因为周永康有权在手,可以公权私用,官报私仇。

 

2014年2月,刘汉等36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及故意杀人等案件被提起公诉。2015年2月,经过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刘汉、刘维等5人执行死刑。

 

贪官和黑社会也仅仅是利益上的关系,双方其实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黑社会团伙覆灭,那“保护”他们的官员会被供出。同样,对于黑势力来说,抓住他们的命脉,就是打击他们最直接的办法。

 

近日,湖北省赤壁市原政协主席方保安贪污、受贿、包庇纵容黑社会案部分细节得到披露。方保安长期与赤壁的黑势力勾结,还认了黑社会大哥做干儿子,通过黑势力谋取利益。咸宁市委、市纪委得知后,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

 

谁知在一次车辆跟踪调查过程中,警觉的方保安叫来了黑社会人员,开车阻碍执法人员车辆,双方在马路上飙车,十分惊险。当然最终他们都得到应有的制裁,方保安落马后,这伙儿黑社会也被连根拔起。

 

《检察风云》杂志最近刊发了一起广西柳州20多年前的旧案。自1995年下半年,民众反映柳州市社会治安急剧恶化,不断举报中山大厦开设赌场,赌博方式明目张胆、应有尽有。

 

由于赌风盛行,柳州市的社会治安状况一度比较混乱,赌博的、吸毒的、抢劫的,都比较多。柳州市委书记很无奈,“压不下来,原因搞不清楚。”群众举报赌博窝点,在特警队到达前十分钟,赌场老板已经安全消失。

 

后来,经过四年的坚持,此案水落石出。1999年9月,柳州市检察院对时任桂林市政法委书记于丁立案侦查,非法聚众赌博的保护伞终于被彻底粉碎,六个公安局长被一窝端。回首该案,可以清楚地看到,黑恶势力的迅速蔓延,得益于他们用金钱编织的那张庞大的关系网和“保护伞”。

 

黑社会、贪官已经形成了一个犯罪链条,反腐要从贪官的要害处动刀,打黑要从黑社会团伙的“七寸”入手。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实际上就是扫黑反腐一手抓,能给反腐斗争带来事半功倍的效果。

 

 

加强基层组织建设与严格执法

 

在基层群众身边,也盘踞着一些黑恶势力,有的已经洗白身份,给自己披上合法的外衣。

 

前段时间,山东省通报了7起打击黑恶势力典型案例。其中,济南市历城区一村干部带头插手重点工程、阻挠施工、强揽工程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共有成员37名,包括村党支部书记3名、村委会主任2名,引发广泛关注。

 

另一个案例中,山西省柳林县高家沟乡贺家坡村恶势力团伙头目白喜勤,以该县某KTV为据点,多次聚众寻衅滋事,同时开设赌场,抽头得利。2014年,白喜勤回村当选村委会主任。此后,他聚集一批年轻人在县城赌博、打架抢地盘,致10余人不同程度受伤,造成恶劣影响。

 

这样的案例绝非孤例。从此前各地通报的打击黑恶势力典型案例看,一些黑恶势力通过干涉基层选举,使合法性组织涉黑化、黑社会性质组织合法化,破坏基层政权和党组织建设,不断侵蚀党执政的群众基础,值得高度警惕。

 

中纪委机关报指出,“群众身边涉腐涉黑问题出现的根本原因是基层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全面从严治党不力,导致黑恶势力乘虚而入。”梳理查处的典型案例可以看到,基层党建乏力很容易导致农村“两委”被少数群体“绑架”,甚至成为恶势力的傀儡或被其“黑化”。另外,基层监督力量不足、执纪力度不够、监管范围有限等,也是重要原因。

 

“把扫黑除恶和加强基层组织建设结合起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的《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强调,既有力打击震慑黑恶势力犯罪,形成压倒性态势,又有效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形成长效机制,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巩固党的执政基础。

 

基层党组织是我们党全部工作和战斗力的基础。越是情况复杂、基础薄弱的地方,越要健全党的组织、做好党的工作,确保全覆盖,固本强基。因此,铲除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堪称必由之路。

 

同时,法律的震慑作用必须通过严格执法得以体现。当黑恶势力的组织者和参与者公然和不断违犯法律,而不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打击时,其恶行与所遵循的反社会信条就会像瘟疫一样在社会中不断扩散和蔓延。正因如此,黑恶势力存在本身,就足以危及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根基。

 

近年来,针对有效惩治黑恶势力犯罪,我国对相关立法进行了重大修改和完善,为严厉打击黑恶势力提供了充分的法律依据。例如,刑法修正案(八)中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规定更为科学,将罪刑阶梯分为“组织、领导者”、“积极参加者”和“其他参加者”三个档次,增加了财产刑并提高了法定刑幅度,还提高了了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法定刑幅度。

 

此次中央下发的《通知》对打击各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的总体要求、目标任务、惩治重点以及具体措施方法等都提出了明确要求,因此,全社会尤其是政法机关要增强新时代扫黑除恶斗争的责任担当,以零容忍的态度及时发现和查处涉黑涉恶案件。

栏目主编:陈琼珂 文字编辑:陈琼珂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