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政情 > 文章详情
民进党籍嘉义市长民调垫底,能有助“同室操戈”的国民党拿回执政权?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东海 2017-12-05 06:00
摘要:嘉义市的蓝绿政治版图大约对半开,早年的市长多为无党籍,近年来国民党、民进党先后执政。

 

11月29日,蔡英文率领9位寻求连任的民进党籍县市长召开记者会,民调满意度长期垫底的嘉义市长涂醒哲也意外获得提名。蔡英文在介绍涂醒哲时说,他“一条一条清理干净全市下水道”,“铁路高架化”开始进行。担任市长两年多,涂醒哲被批评为“事事模仿柯文哲”“东施效颦”,政绩似乎只有清理下水道、安装LED路灯,还面临着挪用公款等等争议。

 

台湾“中央社”引国民党内评估称,宜兰、彰化、嘉义市、云林、澎湖等县市有机会“绿地变蓝天”。无独有偶,陈水扁也曾明确表示,他对明年选举中民进党在宜兰、澎湖、嘉义市、彰化的选情非常担忧。如果再考虑到几乎所有的县市长民调中涂醒哲都是倒数第一或者倒数第二,就能发现民进党想在嘉义市连任并不容易。

 

嘉义,古名“诸罗”,因城内人民协助清军平叛,清政府“嘉其死守城池之忠义”,改名“嘉义”。嘉义市长期由无党籍执政,国民党在“戒严时代”连换九任党部主委仍不得执政,因此被“党外运动”和后来的民进党称为“民主圣地”。嘉义市的蓝绿政治版图大约对半开,早年的市长多为无党籍,近年来国民党、民进党先后执政。

 

涂醒哲在民进党内外的争议

 

2014年市长选举,民进党人涂醒哲获得7.47万票,国民党人陈以真获得6.61万票,仅8千票的差额确定谁是赢家。嘉义市蓝绿基本盘差距不大、人口基数相对小,些微差距就可能影响选举结果。一直以来,嘉义市政坛都盛传民进党要换将上阵。民进党在制定明年的提名规则时并未重申“现任者优先”,也被认为是“不提名涂醒哲的先兆”。

 

然而,随着潜在人选一一拒绝出马参选市长,蔡英文手中已经无牌可打。按照民进党提名规则,在执政县市采用初选、非执政县市采用征召,嘉义市要么提名现任市长、要么搞初选。涂醒哲势必要参选连任,潜在人选未必能在初选中赢过他;即使赢过,参选过程中不一定能获得嘉义市政府的支持,可能造成“用不了市府的政治资源,但却要为市府的糟糕政绩背锅”的情况。对他们来说,反而是再等四年更为稳妥,届时由新人出来选举。

 

涂醒哲在记者会上否认了劝退传闻。他说,“我不是典型的政客,也不擅长作资源分配”,而市长的一大要务就是向当局申请补助,以及分配各种资源。如果市长分配资源不当,会引来利益群体的抨击,也不利于连任;如果市长不会分配资源,对于所在县市是灾难性的。

 

今年8月,涂醒哲曝出丑闻。8月1日,被涂醒哲强制解聘的卫生局长黄维民发布公开信表达对涂醒哲的不满。黄维民在公开信中披露,涂醒哲以政党色彩作为考核的标准,要让具有国民党色彩的雇员以“考绩丙等”的方式不予续聘。涂醒哲还在市务会议上公开骂企划科长“笨蛋”,事后让科长和承办人因承受不了压力而嚎啕大哭。涂醒哲涉嫌违法,比如将当局划拨的食品安全奖励金2950万元新台币挪作他用;采购疫苗时,直接指示配合药厂的“建议”修改规格。

 

次日,涂醒哲委由秘书长状告黄维民。涂醒哲还认为,黄维民任职高雄县卫生局长、澎湖县卫生局长时,都与当时的县长翻脸,并“散布伤害性的言论”,“此次去职也采相同的手法,无故制造问题”。黄维民早在2009年初就追随涂醒哲,是涂醒哲两次参加嘉义市长选举的重要幕僚。如果涂醒哲早就发现黄维民有问题而执意使用,就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如果没有发现,那也有用人失察的责任。黄维民指控的“违法事由”如果成立,将会成为未来选举过程中的不定时炸弹,随时可能引爆。

 

泛蓝候选人的可能性分析

 

嘉义地方派系关系复杂,权力之争激烈。

 

无党籍的许世贤是首任民选嘉义市长,因为长期服务嘉义民众,被称为“嘉义妈祖婆”,两个女儿张博雅、张文英也先后担任过嘉义市长,对嘉义政坛影响极大,一度号称“喊水会结冰(借指能量大)”。张博雅还曾担任过台湾省主席、无党团结联盟主席等职务,被陈水扁提名为考试机构副负责人,但未获民进党籍民意代表支持,从此与民进党决裂。张博雅后被马英九提名为选举机构负责人、监察机构负责人,一般被认为亲蓝。如今,许家班远离嘉义政坛、缺乏政治接班人,虽然上了年纪的民众仍然感怀许氏母女,但是许家班所能动员的票源逐渐萎缩、松散,影响力大为衰落。

 

如今,长期担任嘉义市议长的萧家班,以及家族中先后出现台湾省议员、嘉义市长的黄家势力更强。萧家班中先后有三人担任过嘉义市议长,一人担任过附近的嘉义县议长,现任议长萧淑丽正是萧家班龙头,广义上还包括前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萧万长。

 

黄家的黄永钦是嘉义市选出的省议员,任内争取到许多经费,与蓝绿各派关系友好,在地方上有“好好先生”“万应公”的称呼。黄永钦的女儿黄敏惠是首任国民党籍嘉义市长,也曾担任嘉义市民意代表、国民党代理主席。在黄永钦和萧家班老大萧登旺掌权时代两派关系良好,待到黄敏惠、萧淑丽分别担任市长、议长时,围绕着政治资源和位置的分配,两派矛盾公开化,甚至曾出现议长“罚站”市长、议长将市长“驱逐”出议会的怪事。

 

黄、萧矛盾成为国民党地方派系互动的主轴。2012年,国民党籍民意代表江义雄寻求连任意外败北,地方传言是未获得萧家班首肯、甚至有地方桩脚“反辅选”。此后的2014年市长选举、2016年民代选举国民党皆败选,关键原因就是黄、萧两派不愿合作,甚至可能故意让对方落选。2018年嘉义市长选举即将到来,如何协调两派,使之共同服务于国民党战略,是党主席吴敦义的当务之急。

 

此前,前青年事务部门负责人、空中大学公共行政学系教授李允杰公开表达参选嘉义市长的态度。他的理由即在于,议长萧淑丽和前市长黄敏惠都还未表态,双方互不相让,只要其中一方出战、另一方一定不会支持,甚至扯后腿,他自己反而成为可能妥协的人选。

 

另一热门候选人陈以真代表国民党参选的可能性已经不大。陈以真的先生是国民党前发言人杨伟中,后因长期辩护不力、又将炮口对准党内同仁而遭除名。蔡英文上台后,杨伟中又担任专门“追杀”国民党党产的“党产会”委员,引发泛蓝的强烈反弹,极端者骂其“喝着国民党的奶水反过来追杀国民党”,连带影响陈以真的政治前途,几乎不可能获得蓝营支持。

 

国民党内曾有人希望南投县第二选区美女民代许淑华空降参选嘉义市长,也不太可能。参选消息首先遭当事人否认,许淑华也遇到南投选民的强力慰留。萧、黄两派都认为空降模式不妥,地方难以接受,也无助于整合。

 

嘉义市是南台湾区域面积最小的市,但却是国民党希望最大的县市。在民进党候选人确定后,国民党提名人选及后续整合策略甚为关键,如果蓝营完全整合,在民进党当局、嘉义市政府施政满意度都不高的情况下,拿回执政权并不困难。倘若各派系仍然是貌合神离,那就非常可能再次上演2012、2014、2016年的失败戏码。若此,五年后民进党一旦派出强有力候选人,国民党拿回执政权的难度就再度加高,地方派系甚至可能边缘化到什么都没有。

文字编辑:洪俊杰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网友评论
0人评论 | 注册
在@后输入空格完成输入
登录并发表
  评论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