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城事 > 文章详情
燃烧的底特律街道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 黑子 2017-09-14 07:24
摘要:我随着他伸出的手的方向回过头去,望着街边的工程。在那一刹那,我像是突然明白了为何这满街的雕塑里有那么多的钟面,到处地,成群地,不同时间地...我像是一个丢失在时间里的小孩子,毫无自控地滑动在美国黑人历史的河流里,上上下下。

在离开底特律之前,我当然无法不去现场体验一下海都勃格工程 (The Heidelberg Project)。

 

海都勃格工程是由一名叫泰利•盖顿 (Tyree Guyton) 的黑人艺术家自1986年一人发起,一人建造的社区艺术项目。至今己经有三十一年的历史了。在这三十一年中,项目经历了12次焚烧事件和两次被兴师动众大片的推毀。但每一次,泰利都重新建起,不仅只是简单地恢复原状,而且在原有的建筑上转换性地更新内容。

据说泰利本人经常身临现场,因此我带着见到他并让他解说的目的来的,但可能时间不巧,没能在短短的参观现场找到他。在周转街道的途中,我遇上了坐在自家门口并在社区居住了60年的琼斯先生(Mr. Jones)。尽管琼斯先生在底特律生活了几乎一辈子,但他仍然带有浓重的南方口音。当听说我曾在南方的密西西比州住过三年后,他兴致勃勃地与我谈起了他在南方的家和早年的记忆。他说作为在南方长大的黑人孩子,他曾见过无数”南方风味”的种族歧视。他说北方对黑人来说尽管不是天堂,在二战后的那些日子里,不少黑人迁家搬到了北方的底特律,寻求好点的工作和人权上相对的自由与平等,用他的话说,人格的尊严(dignity) 。我问他是否仍然想念南方。他皱起眉头,”当然,” 毫不犹豫地,”尽管歧视,我仍然可以闭上眼看见站在门边的母亲,还有跑过前院菜园子的姐妹们。”然后他闭上眼,许久不再说话。

我知道他让自己暂时地留在了那些以住的记忆中了,他的脸上有一种小孩般温暖可爱的光亮。但当我决定轻轻地踱开脚步离开的刹那,他睁开眼,脸上仍带着梦幻般的笑容。他说,”那些年代里,在南方,不少黑人在南北之间跑车,我的叔叔是其中的一个,因为他,我才来到底特律。为了生存,不少人自己在地窖里造酒买卖。但你知道那时这样做是非法的,特别黑人,你可千万不能被逮,否则便糟了。你走进白人的法庭,法官理都不理你便判处了你,然后把你遗忘。”我说我在南方时听说过不少类似的描述。他接着说,”因此黑人们必须互相照顾,谁也不说隔壁也有造酒的,因为你被抓了,你不能把邻居也出卖了,对吧?” 我点头同意,但不知他为何对我一个陌生人突然提起了这些。我想他也许经常地回忆起这些往事吧。

他望着我,像是猜到了我的心事。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他说,”因此这眼前的工程对邻里有着特殊的意义,它代表了所有人心里想说的以往,不仅以往,应该是以往和现在。泰利,他是个好孩子。我亲眼看着他一点点地建起了这些,越建越大,他是个不知疲劳的好孩子。但这些年来经常有人破坏,或偷走东西..……最后,他开始一片片地拆下了。”

我随着他伸出的手的方向回过头去,望着街边的工程。在那一刹那,我像是突然明白了为何这满街的雕塑里有那么多的钟面,到处地,成群地,不同时间地.…….我像是一个丢失在时间里的小孩子,毫无自控地滑动在美国黑人历史的河流里,上上下下。有座被火烧到地面的房子,地下室里扔满了女人的鞋子。像是被囚禁的灵魂,仍然在狭小黑暗的空间里寻找出口。另一座被烧毁的房子,站立在也许被同一场烈火烧死的大树下,映衬着突然涌起风暴的天空,玩具四处零乱地在火炭上挣扎。对面站立着另一座烧过的砖楼,所有的窗户和门都像睁大着的眼睛,张望街道和走过的人影。泰利在房子的四处挂上写着“你”(You)的牌子:有的正立,有的倒立,有的歪邪..……参杂其中的是同样睁着眼睛但无法逃脱的塑料娃娃们,这里,那里。我突然感觉我听到了一种愤怒的控诉:你,你,还有你,还有我自己,所有的人都是毁灭这社会和人类的制造者,特别是毁灭黑人社会的那一个。

而同时,我们除了互相照顾,便什么也没有了..……

 

(本文编辑朱蕊)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文字编辑:顾泳 图片编辑:项建英
网友评论
0人评论 | 注册
在@后输入空格完成输入
登录并发表
  评论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