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城事 > 文章详情
一元钱的奇遇(上)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黄惟群 2017-09-13 07:24:45

 

感觉怪怪的,常言道“便宜没好货”,何况,网上这么多拍卖老手,没人要的货,能好?

事情是这样的:因需修缮橱柜,要几块板,正好拍卖网上看到一堆,有的散乱着,有的尚在破纸包装中,有的已穿出破包装,拍卖行的文字介绍说,是一堆不成套的办公桌、柜配件,一些是买家的退货,有损坏。于我,尽管照片上看不到包装中究竟是什么,但从散乱着的那些估计,是些大小不等、颜色也不等的板,而板,正是我所需。

 

拍卖从一元开始,太太放了一元,结果,没人争,于是,我们一元钱买下了这堆东西。

 

拍卖就这样。

 

感觉怪怪的,常言道“便宜没好货”,何况,网上这么多拍卖老手,没人要的货,能好?

 

隔天去提货,到那一看,傻了,照片上看不清,那堆东西感觉不大,但实际,不包括散乱的,光大小破包装就有十四五个,很大一堆,根本不是我的私家车能装下的。

 

后悔。真不该买下这堆东西。我只需几块板而已。剩下的怎么处理?扔?就是扔,还得通知所属地区政府,和他们约时间,何况,就算扔,也得先运回家。可怎么运回家?

 

对拍卖行来说,你买下了就是你的,必须拿走,留在那的话,每天仓储费几十元。

 

成了烂山芋,甩都甩不掉的烂山芋。

 

别无选择。打电话给做生意的朋友,在他那借了辆面包车。一来一去,花了不少时间。更怨的还在后面,这十四五个包装,最轻的,二十多公斤,最重的,五十多公斤。我不是有力气的人,怎么对付?太太是一起去的,但她手受了伤,包扎着,不能让她动。

 

大概没力气的人,天生会自已培养出“偷懒”方法,我将一个包装搭在开了门的车尾,然后,移、拉、推,用上吃奶的力,千辛万苦,总算,一件件地装上了车。可就这,装到最后压底的一块,又傻眼了:一块非常漂亮的办公桌桌面,L 型,但是,每边长一米八。这,可是一块面包车也装不进的板呀。

 

怎么办?唯有锯掉L型的一个面。

拍卖行发货的,见我们一筹莫展的样,也同情,可是帮不了,他们连锯子都没有,但却建议,对马路有几家厂,或许可问他们借借看。

 

去了。第一家,碰到个年轻澳洲人,很好,很客气,但他不知厂里有无锯子,说去问问工头。工头来了,像黎巴嫩人,问一阵后说,他们没手锯,只有电锯,我说,电锯也行,甚至更好。他说,那好,你付我五十元。什么?以为自己听错,问。他重复道,“给我五十元”。

 

面孔很难看,是僵住的难看,一时不知如何选择合适表情。

 

那刻,我是个正准备接受友好与帮助的人,并正准备向他表示莫大感激的人。在澳洲,我们已习惯接受各种友好与帮助,并回以无论如何都觉得不够的感激。做梦都想不到的是,其实那一刻,我面对的是一个百分之百成分的名副其实的趁火打劫者。

 

他不尴尬,我尴尬。对他尴尬地说了声谢谢后,赶紧离去。

 

进到第二家厂,碰到的是个中国人,一张笑眯眯的菩萨脸,帮我这里那里找,总算找到一把手锯。担心他也会要钱,只要不离谱,我打算付。然而,他没要。想来:一定澳洲呆久了,染上了澳洲风格。当然,这种人那种人,可到底,人和人还是不一样,比如不久前,碰到个黎巴嫩人,也在这个拍卖行,也是提货时,曾经给过我很大帮助,让我感激不已。

 

开车到家,以为卸货很累,却结果,比装货省劲很多。用的是滑梯原理,用锯掉的大桌面当梯,一包包货物直接滑进底楼屋里。但就这,还是很累,加上,四十多平方的厅,破破烂烂、脏兮兮的大包小包,铺一大片,感觉不仅累,而且奇糟。

 

(本文编辑朱蕊  内文图来源:作者提供)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栏目主编:顾泳 图片编辑:项建英
网友评论
0人评论 | 注册
在@后输入空格完成输入
登录并发表
  评论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