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天下 > 文章详情
自说 |不融资、不被收购、甚至不做APP,他们希望这个“孩子”长得慢一些
分享至:
 (3)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房颖 2017-09-09 10:04
摘要:这是“自说”系列第33篇。和那些期望孩子“快快长大”的父母不同,他们希望它长得慢一些。

一群年轻人,戴着红色头巾、挂着红色徽章,“一言不合”就拍一个双臂举起的集体照,在景区看到这种造型,户外俱乐部?还是公司团建?答案是以上皆不是。这是一家名叫“稻草人”的互联网创业公司组织的旅行团。

 

在创业、融资风生水起的时代,这家在年轻人中颇有名气的线上旅行公司却不见融资,甚至连个APP都没有。他们坚持自己探索风景,以“影响别人”为傲,已经走了10年。

 

小付和小左,2005年摄于巴基斯坦北部。

 

始于一场探险

 

“小左”左慧敏,提起和老公“小付”傅文贤携手创立稻草人的故事时,依旧充满了激情。

 

这家公司的前身,是上海财经大学的“稻草人户外运动协会”,那是2003年刚进校的小付受邻校复旦登山协会的启发,创办的学生社团。大一暑假,小付和小左结伴去西藏、新疆自助旅行了将近50天。起因是小付手写了一张煽情海报,说1953年到2003年是人类登上珠峰50年,要征人去珠峰脚下仰望珠峰。小左说,当时的年轻人中间还没有自助旅行的氛围,只有她觉向往去探险、去流浪。结果,也只有她报了名。

 

没有任何网上攻略,没有买长途车票,凭借着年轻敢闯的心和运动员出身的身体底子,带着一本中国地图册,两人就瞒着父母出发了。小左用“颠覆之前所有人生”来形容这场冒险之旅:搭货车去冈仁波齐转山、途中严重高反生病住院、体重暴跌……“这次旅行和我以前参加的所有旅游团都不一样,你要真正地去体验当地,和当地人产生交流,探索那些著名景点之外的属于这个地方本身特色的东西。”现在回头看,这场旅行改变的,不仅仅是两个年轻人的旅游观,还有他们的爱情和事业。

 

回来之后,小付和小左的旅行照片立刻在校园引起强烈反响。他们觉得,这样的旅行方式如果能够影响自己,那么也能影响其他人。于是整个大学生涯,他们都全心投入在稻草人社团上,“有些同学可能之前连江浙沪都没有去过,但跟我们一去就是青海、西藏、新疆,火车硬座一坐四五十个小时,新的东西会带来冲击,旅行的载体可以改变一个人。”小左说。

 

大三那年社团有了自己的网站,域名“54traveler”取自“我是旅行者”的谐音,后来他们还找来会写代码的同学建了论坛。

 

毕业后,小付和小左也各自工作过。但是,“用旅行影响别人”的成就感,一般工作都给不了。2007年,他们创立了自己的旅行公司。

 

一次敲门,改变一个村子

 

29岁的文敏是个旅行爱好者,几乎每个假期都在旅行的路上。“方便、有志同道合的同伴、可以深入体验自然风光和风土人情”,她认为就是年轻人对旅行的要求。前后参加过6次稻草人旅行,她至今记忆深刻的,是在大西北卓尔山下回族老乡家看雪山看星星的场景,“这是自由行都不会去也很难有的体验。”

 

稻草人有个跟传统旅行社不同的核心部门——产品部,一条线路从前期调研、探路到包装,都由产品部完成。2007年,小付在祁连山腹地路线探路时,发现卓尔山下异常漂亮,想在线路中安排在这里住一晚,但那时当地没有宾馆,他就向村民打听谁家可以住,大家都推荐阿訇马大哥家。于是,小付敲响了马大哥家的门,这一敲促成了文敏对于大西北最特别的一次体验:在回民马大哥家吃饭,听他讲当地风俗,晚上大家看星星、玩桌游、喝茶吃瓜子,一聊就是6个小时,然后打通铺睡在一起。“如果住酒店,永远不可能有这种体验。”

 

住马大哥家,现在仍是大西北线路的重要一站,这件事带来的不仅仅是队员们独特的旅行体验,还有发生在当地的变化。如今,这里已经慢慢自发产生小区域的旅游业。知道队员们喜欢看他家门前的雪山,马大哥特地沿屋建了玻璃房,还改善了洗漱和住宿条件。今年领队大会,稻草人把马大哥请到上海,他感慨地说,10年前村里没有农家乐,是小付来敲他家的门,没想到,10年间来了那么多人,没想到10年后会来上海看东方明珠。

 

像这样的“敲门”在稻草人不是孤例,他们还在云南找寻最佳角度观日落时,敲过一家养老院的门,从此以后看日落和看望老人变成固定搭配,年轻的队员们给老人们寂寞的晚年生活带来了活力,老人们甚至等不及要问:“你们什么时候再来啊?”

 

小左说,探路的人一定要“心力很强”,很多时候是穷途末路了,才会灵光乍现,做出一个特别好的产品来。就比如你站在养老院门口,发现这是个最好的位置,要不要去敲这个门?这很考验一个探路人的素质。

 

 

领队=giver

 

旅行是一个以人为核心要素的服务,再好的线路产品设计出来,没有人的转化,队员感受不到,只能叫做理念,这个关键的转化人的角色,就是领队,小左喜欢把他们叫做“giver”,除了带团的基本实务,还需要领队有交流分享的理念,有给予精神。“是不是这个人很重要,这是事关旅行调性的问题。”

 

流萤是入职稻草人半年的新领队,这位独自去坦桑尼亚看动物迁徙、在欧洲一“浪”就是一个月的资深驴友,在稻草人应聘到第三次,才通过考核。“整个应聘过程就像打怪升级,投简历、电话面试、视频面试、理论培训、上团实战,每个阶段都要淘汰人。”

 

2014年和2015年,流萤参加了两次稻草人旅行。除了线路的独特性和体验性,让她印象最深刻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传统旅行社,导游与游客似乎处在某种微妙的对立关系中,但在这里,他们会成为朋友。带团以后,她又不止一次遇到单独一人来报团的队员,这些人原本并不指望能在旅行中交到朋友,没想到在团建的过程中却和同行的人产生了碰撞,这种关系,甚至延续到旅行结束后的生活中。

 

“我们领队中,有一半的人曾经是队员。” 一直强调“影响旅行中每一个人”的小左,特别自豪。

 

从2008年开始,稻草人每年会选一个旅行故事中的人物,放入一个叫做“放牌”的徽章中,送给参团队员。入选的人可能是领队,可能是队员,也可能是旅途中遇到的任何人。小左说:“总之是旅途中,一个会让你感觉心被拨了一下的人”。比如今年放牌上的人物,就是一个摩洛哥向导,他花光自己所有的积蓄在家乡建学校,为的就是让家乡的孩子有机会像他一样走出大山,改变命运。

 

让文敏感觉被“拨”了一下的体验,是参加完东天目山的旅行。旅途中他们义务为寺庙背菜上山。“当你背完100多斤蔬菜,睡过100个人的大通铺,再次躺在自家的床上时,那种感触对我有巨大的冲击。”

 

像个孩子,慢慢长大

 

稻草人跟别的创业公司有两点不同:一是办公室的屋顶可以爬,在这个季节能看到上海很美的夕阳;二是不融资。

 

小左坦言,第一个投资者找上门时有过犹豫,但她和小付很快想清楚一件事:“如果为了回报率,牺牲漫长的领队培养时间,降低团队品质,这个办公室里曾经‘被影响的人’都会走掉吧!”小左说。

 

“想做中国最好的青年人旅行公司,也许有一天可以把‘中国’也删掉”,这是他们的野心。在他们心中,这件事至少还要再做20年,“20年后,那些现在接受投资、发展迅猛的公司还在不在?没有人知道。”

 

直到现在,这家 “慢公司”还在使用当年稻草人社团注册的域名,多数事务都在PC端完成,在社交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还带着“圈子”这种BBS时代的遗存。小左说:“虽然看起来一切都在线上,但我们所做事情却是逆互联网的,因为旅行就是面对面的真实体验。”

 

如今,小左和小付每年仍然会花3个月左右的时间在路上,心怀好奇地探寻这个世界上还有哪些生存形态,一不小心就会被眼前的场景刷新认知,开启一段全新的旅程。

 

小左说:“稻草人就像我和小付的小孩,养它的感觉和养一个小孩是一样的。”只是和那些期望孩子“快快长大”的父母不同,他们希望它长得慢一些。


(本文首发于上观,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栏目主编:刘璐 编辑邮箱:internetobserver@163.com

文字编辑:刘璐
网友评论
2人评论 | 注册
在@后输入空格完成输入
登录并发表
  评论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