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城事 > 文章详情
一个恋家的卡利亚里人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应帆 2017-09-06 07:30:13

 

马可忽然说:“女人真麻烦。”我忙问为何。他说他老婆要买伦敦郊区的大房子,他以后下班要准时回去,因为通勤时间变长了,而他的女人是这一切麻烦的开始。

马可是我以前公司的意大利裔同事,姓名常让我想起他们那位叫马可·波罗的先祖。大约十年前,马可加入我们公司的伦敦分部,和我同组共事。因为经常讨论编程问题,一来二去地就熟悉起来。

 

中间因为业务关系,马可有几次来纽约出差。见面之后才更具体地感觉到马可:三十不到、长得很帅的年轻人,一头浓密的黑发,两腮浓密的胡须,两条浓密的眉毛几乎连成了一条线。马可虽然个子不是特别高,却拥有意大利特质的热情。他长着两颗雪白而略长的门牙,笑起来的时候流露出一丝未泯的童真。

 

在现实中见过面、喝过咖啡之后,我们就更熟悉了。在公司网上再碰到时,我和马可不仅聊正在做的项目,也会时不时地聊些生活琐事。

 

有一次,马可忽然说:“女人真麻烦。”我忙问为何。他说他老婆要买伦敦郊区的大房子,他以后下班要准时回去,因为通勤时间变长了,而他的女人是这一切麻烦的开始。我忙劝慰他说这是好事,因为女人总是更照顾家庭的一方,她们帮助男孩们成长为男人。

 

马可又说:“不光是房子。她还要生孩子。”我听得不由狂笑,又道:“那就生呗。都结婚了,不能不让女性满足做母亲的愿望和需求啊。”马可就道:“可是很困难啊。”我就很奇怪,觉得他们年纪轻轻的为什么会很困难,但还是很礼貌地问他困难在哪里。马可说:“我老婆已经四十多岁了。”

 

作为一个中国男性,听说三十不到的帅哥马可娶了位四十出头的老婆,我惊讶得差点从座位上跌下去,却又觉得自己可笑,心想这年代,这种五月九月的关系,即使男人在五月女人在九月,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我只好又劝慰他要有耐心,实在不行,还可以考虑试管婴儿,并讲了自己一个朋友试管婴儿怀孕的例子。马可十分感兴趣,又查问了许多医疗保险方面的细节。

 

后来上了脸书才知道,马可娶的是一位菲律宾女人。政治不正确地说实话,他太太也就是中人之姿,当然也有着亚裔女性在西方人眼中通常更显年轻的优势。却因此,我也更佩服马可的真情和勇气了。马可说他当初刚到英国时,没有事情做,就贴广告开班教意大利语谋生,而他太太就是他的学生。这么说来,马可的爱情和婚姻却也是别具风格和味道的了。

 

后来马可又来纽约出差,我们在公司的大露台上闲话。马可倒说他和太太背景、年龄差距很大,因此生活中也有很多分歧,我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好敷衍了几句所有婚姻都有问题的泛泛之语。

 

马可倒话锋一转,问我人在美国想不想中国的那个家。十五岁离家读书,高中、大学、研究生、留学美国,然后到纽约上班,家于我而言,倒真不是那么牵肠挂肚的地方。马可却不然,他伤感地告诉我,他真地想家想病了(really homesick)。他来自意大利的小岛卡利亚里(Cagliari),他这个卡利亚里人每天每夜都想念那个有着蓝天白云和碧海细沙的故乡,还有那里人口众多、关系密切的家庭成员们。

 

回到座位上,马可又自告奋勇地用谷歌地图向我展示他的家乡。卡利亚里是位于意大利自治区萨丁岛(Sardinia)顶南部的首府城市。萨丁岛本身是地中海里第二大岛,可是在谷歌地图上看起来已经小得楚楚可怜,而卡利亚里只能无穷放大之后才慢慢显示出真面目。当那个城市一点点在蔚蓝色的地中海背景里渐渐放大,马可也渐渐喜形于色,眉飞色舞地跟我讲那里的人多么淳朴,生活多么悠闲,他多么想某一天再回到那个小岛去无忧无虑地过日子。

 

马可的恋家,叫我这个“因为旅行而忘记回头”的人几乎自惭形秽。一直也没听说他们生孩子的消息。倒是有一次开视频会议开到半途时,马可忽然说要赶到儿子学校去,因为他十几岁的继子在学校惹了点麻烦。那是第一次听说他老婆还有过婚姻和小孩,而马可三十不到就做了一个十五六少年的继父。吃惊之余,愈发佩服和赞叹顾家的马可。

 

后来公司在瑞士洛桑开了分部,马可迫不及待地申请内部调职,因为瑞士毕竟离他魂牵梦系的家乡更近了一些。我不久也离开了那家公司,却还经常在脸书上看到马可贴出的照片,有他和妻子去各地旅行的照片,还常常有他的兄弟姊妹们用意大利文写的评论等等。相片上人物的满脸笑容,文字里的感叹号和笑脸符,都常常让我会心微笑。平常不怎么爱点“赞”的我,也总忍不住要为马可、这个恋家的卡利亚里人真心点个“赞”呢。

 

(本文编辑朱蕊)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栏目主编:顾泳 图片编辑:笪曦
网友评论
0人评论 | 注册
在@后输入空格完成输入
登录并发表
  评论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