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城事 > 文章详情
春日赏樱花,夏日观花火
分享至:
 (0)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杨文凯 2017-09-01 07:13:19

 

每年7月1日是富士山的“ 开山日”,旧历5月28日则是隅田川的“开川日”。这一天,大花火上天,真夏情怀四溢。幕府时期,曾因江户城中屡出火事而禁放花火,但樱花年年开放,花火也禁而难止,江户的夏夜始终璀璨光华。

每年七、八月间的日本,是夜空喧腾,花火繁盛的季节。动辄几十万人倾巢出动的热烈场面,在全国各地争相竞演,此起彼伏,让人深感日本的夏夜不寂寞。

 

日本兴盛花火,历史不短。据《骏府政事录》、《武德编年集成》记载,庆长18年(1613),有来自明朝的中国商人引领英国使节拜访德川家康,为其表演花火。此后,日本出现了花火师,他们走街串巷,叫卖线香花火,市场渐旺。享保18年(1733),为了祈祷前一年肆虐江户的恶病流疾退散,在隅田川的两国桥附近首次献演大型花火,著名的江户百景之一的“两国花火”由此得名。元禄(1688-1704)以后,江户年间的花火走向豪华,也走向社会。

每年旧历5月28日至8月28日,定为夏季纳凉期,隅田川边的饮食店、杂货铺纷纷在夜间营业,集一时之盛。每年7月1日是富士山的“ 开山日”,旧历5月28日则是隅田川的“开川日”。这一天,大花火上天,真夏情怀四溢。幕府时期,曾因江户城中屡出火事而禁放花火,但樱花年年开放,花火也禁而难止,江户的夏夜始终璀璨光华。

 

1948年,因战争而被迫中断的花火大会再起。1961年以后,为防止河川污染,花火大会中止了17年。1978年,隅田川花火大会重开,延续至今已有40年。2003年为纪念江户开府400周年,第26届隅田川花火大会在7月26日灿烂升空,400发江户时代的传统花火格外引人注目。2017年,第40届隅田川花火大会如期举行,尽管大会之前风雨如注,但浇不灭东京人的热情,隅田川大花火还是在微风细雨中灿烂绽放。在东京以及关东地区,花火大会种类繁多,著名的还有“东京湾大花火祭”,已经持续了27届,可惜今年因奥运场馆和选手村建设而中止,不无遗憾。同隅田川的历史意蕴相比,东京湾大花火的浪漫气氛,同样让人留连忘返。

春日赏樱花,夏日观花火──传统的日本风物中洋溢着典型的江户情绪。江户开府,即东京建城已经414年,一切有助于发扬并提升江户情绪的民间行事、文化活动都备受关注。关东各地的花火大会日程满满,呈现出百花缭乱之势。

 

日本社会迄今保留着完整的江户情绪,不仅会继续传递给下一代,也能着实感染外来人,这一点尤其令人感佩。什么是典型的江户情绪,难以用语言明确表述。不过,所谓情绪者,体验自然比描述更有效。其实,绵延数百年的江户情绪,并不是简单的“下町式庶民生活”可以一言蔽之的。庶民们在平常而凡庸的生活中寻找惊喜、活出愉悦,让人羡慕,但从中世流传至今的人世无常感,也是江户情绪,或者说是日本精神的重要遗响。日本人赏樱花,观花火,看的是一种灿烂之极而后瞬间消散的奇观,是从华美中看取无常。不理解这一点,仅从花火大会看热闹,不免离江户情绪的内涵远了一些。

近代以来,人们在晴朗夏夜穿浴衣、着木屐、呼朋引伴,聚众小酌,凭水临风,观看花火,已被定格为江户风情的代表性场面。每年夏季若错过花火盛事,总叫人心生遗憾。日本的花火大会,是荟萃展示夏日风情的重要场所。风铃摇曳,团扇轻摆,屋形船泊满河川海湾,观花者摩肩接踵,其乐融融。日本的女孩子最叫人难忘:无论平日里多么现代多么前卫,观花火时换上浴衣,轻移碎步,一律呈现小鸟依人的婀娜姿态,让人饱览其温良娴静的另一面,不再为她们婚后迅速转型而感到匪夷所思。美丽的花火,年年惹人技痒。花火写真成了一项专业活动,吸引着摄影大国里的日本人跃跃欲试。特别是数码相机横行于世之后,有关如何使用数码相机拍摄花火美景的时尚讲座也纷纷登场,招引着日本人去认认真真地实践人生趣味。

 

花火大会的乐趣,除了看花、看人以外,还在于提前一天半日去铺油纸,占位置。几十万人,甚至上百万人齐齐出动,颇有点群众运动的意味。正是在这种浩大的考验中,日本人的谦让精神、规则意识、公共修养得以充分确认。从年轻伴侣,到一家数口,无论男女老幼,观看花火的人们都怀揣着一颗蓬勃的童心,洋溢着欣喜、惊奇、感激和满足的情怀。对日本人来说,夏季观花火是大事。花火不是生活的点缀,而是生活本身。

在中国,花火又称烟火、焰火、烟花、礼花等等。中国烟花的历史更久远,但从童年的记忆一直到时下的观感,中国的烟花总让人觉得漂亮有余,纯粹不够。中国也经常燃放烟花,但在夜空里升腾绽放的不是庶民的生活情怀,而是高昂的礼赞。国庆节的庆祝烟花自不待言,上海APEC会议最后的烟花表演,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烟花表演,堪称最富创意、最狂放、最夸张、最完美的杰作,每每让日本人为之倾倒。但对于为什么放烟花,中国人与日本人的理解不尽相同,体现在文化意识上的差异尤其巨大。

 

中国人已经习惯于视烟花为生活附属品,其作用是烘托,是铺排,是炫耀,是锦上添花。日本人可能不这样看。花火的季节是四季的自然构成,是生活的本来面目。季节感分明的日本人在花火中读取心灵的感动──无论是巨花升空,还是线香在手,看到花火闪烁时的欣喜和幸福是一样的。日本人不会赋予花火更多沉重的内涵。真正的江户情绪,本质上离不开庶民生活的写照:平易近人,细水长流,以平常心去接受艳丽、看待华美,不需要壮怀激烈,更不会刻意执著。

 

1998年,香港导演陈果拍过一部以烟花为背景的电影,反映了个人生活和社会价值在回归前后的深刻变化。“ 一夜之间什么都变了,香港像一个初生的婴儿。”在夜空中不断绽放的绚烂烟花构成了电影的主要背景。如今回头细想,导演在读取烟花的中国式喻意方面,充满了匠心。在中国,烟花是社会的礼赞,伴随着人间的狂欢。烟花绽放,总会预示着一个新的时刻或者说新的时代到来。在日本,花火绽放了几百年,岁月流过了好几个时代,但花火传递的却是永远的江户情绪,摸得着,看得见,近在身边。

 

(本文编辑朱蕊 图片由作者提供)

栏目主编:顾泳 图片编辑:项建英
网友评论
0人评论 | 注册
在@后输入空格完成输入
登录并发表
  评论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