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天下 > 文章详情
【高访】第二任复关谈判代表佟志广去世,他曾说入世好比一场大雨,会淹掉一些低洼地
分享至:
 (2)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高渊 2017-07-28 06:01:07

 

7月24日23时58分,中国第二任复关谈判首席代表佟志广因心脏病突发,在北京医院去世,享年84岁。去年,我做“入世15周年系列访谈”时,曾访历任中国复关入世首席谈判代表。佟志广虽因病多次推迟,但他始终惦记此事,去年12月份在家中接受了我的采访,也可能是他接受的最后一次采访。今发此文,以纪念这位中国复关入世的先行者。

2016年岁末的一个上午,我打车去佟志广的家。司机一听“银闸胡同”,便连声说这地名真好,是正宗老北京的胡同名。

 

在中国外经贸领域,佟志广被公认为正宗的“美国通”。

 

早在1972年,中国刚刚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地位,他便被派驻联合国。4年后,转任中国驻美国联络处商务秘书,应邀去不少美国大公司考察。回国后,引进可口可乐在中国大陆首家灌装厂。

 

1991年初,就在中国复关最低谷时,佟志广被从香港华润集团召回,出任外经贸部副部长,主持复关谈判和中美贸易谈判。

 

我问他:“当时复关的阻力主要来自哪里?”佟志广慢悠悠地说,国际上是对中国的经济体制不认可,国内则有很多人担心门会开得太大。

 

“有一次,一位高层领导问我复关到底利弊如何?我说就打个比喻吧,复关就好像一大片庄稼地极需要雨水,雨下来了,庄稼长得很好,低洼的地方被淹掉。这个代价是值得付的,否则大片庄稼会被干死。”


佟志广档案:

 

1933年1月生于河北安平县,1955年毕业于北京外贸学院(现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曾任中国粮油进出口公司副总经理,华润集团总经理,外经贸部副部长,第二任中国复关谈判代表团团长。1994年起,先后任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会长。

 


从联合国到华盛顿:“中美已经20多年不来往了,美国一些大企业经常来找我,他们很想进中国市场。”


高渊:据说你很早就跟美国人打交道了?

 

佟志广:1972年我就去美国了,先到联合国。当时中国刚刚恢复在联合国的地位,外经贸部派了三个人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我是其中之一。

 

有件事很有意思,我们带了一大箱子联合国的有关文件,想带过去当参考资料,路上还怕丢了。结果到了联合国一看,每次开会都发一堆文件,历史文件也随时能找到。那儿最不缺的就是文件,我们费了一路的劲。

 

高渊:在联合国待了多久?

 

佟志广:一直到1976年,我被派去华盛顿。当时中美还没有建交,我去了驻美国联络处的商务处。当时,中美已经20多年不来往了,美国一些大企业经常来找我,包括可口可乐、波音等,他们很想进中国市场。

 

可口可乐公司还派了公务机把我接到总部亚特兰大,去了才知道他们不仅生产可乐。他们带我参观一个橘园,真是太壮观了,步行的话要走四五个小时才能穿越。后来,脐橙就是我引进中国的,中国原来不产。

 

高渊:他们只是请你一个人去参观?

 

佟志广:我是商务官员,这个身份可以到处跑。有一次,联络处主任黄镇大使说,小佟你这差事不错啊。我一听,老爷子是想活动活动吧。我说,您要不也出去走走?

 

我就跟可口可乐等几个公司打招呼,让他们安排一下。那些人一听求之不得,马上问哪天去。等到预定的日子,他们派来的公务机提前一天就到了。

 

高渊:当时中国没有可口可乐吗?

 

佟志广:喝不到。美国人来中国老问有没有可乐,我们这儿哪有啊,只能说喝咱的北冰洋汽水吧,可老外喝不惯啊。


从烤鸭厂到可乐厂:“我带着他们去看一个破旧的烤鸭厂,他们挺满意。过了几个月,这里成了可口可乐在中国大陆的第一家灌装厂。


高渊:你回国后,可口可乐有没有继续找你?

 

佟志广:1978年,我到中国粮油进出口公司工作。去了不久,可口可乐公司就得到消息了,香港公司的负责人来找我,说给你发20箱可乐吧。我说不要,他说那就10箱吧,请你们同事一起喝。

 

高渊:他们的诉求是什么?

 

佟志广:他们希望中方多进口一些可口可乐,最好是能在中国大陆设厂生产。那时候已经改革开放了,但外国人就算住北京饭店,也很难喝到可乐。

 

我觉得这不仅是食品进出口的问题,也是个政治问题。就以个人名义,向当时外经贸部部长郑拓彬同志打了报告,建议进口一些可乐,同时抄送给国务院有关领导。后来上边批了,先进口一批,但总量控制。

 

高渊:设厂的事后来怎么样?

 

佟志广:当时只批准进口30万美元的可口可乐,投放几个主要城市和旅游区,但数量还是太少。可口可乐公司又来找我,希望在中国设灌装厂,他们提供原浆,在中国兑上净化水就行。

 

我带着他们去看了卢沟桥边上一个破旧的烤鸭厂,他们一看挺满意。过了几个月再请我去看,旧厂房已经弄得干干净净。这就是可口可乐在中国大陆的第一家灌装厂。

 

高渊:这在当时还是一个挺大的新闻吧?

 

佟志广:西方媒体有很多解读,他们认为这是中美关系正常化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美国承诺推进中国复关:“我看到美国人这么急迫,回来就跟我们谈判代表团说,这次我们要吊起来卖了。”


高渊:后来由你来领衔中美贸易谈判,是否高层也考虑到你是“美国通”?

 

佟志广:那是一直到了1991年,我接到一个电话,让我回外经贸部开会。当时我在香港,担任华润集团总经理。华润是当时中国最大的境外企业。

 

我以为是叫我回来汇报工作,这是常有的事。没想到李岚清部长说,国务院研究过了,认为你是“美国通”,现在中美贸易谈判要开始了,决定由你带队去。我说我连谈什么都不知道,能不能给我点时间准备。李岚清部长说,你这是老兵新传。

 

高渊:接到任务后,过了多久出发的?

 

佟志广:第四天我就上飞机了。要跟美国谈的是知识产权和市场准入等问题,我是完全蒙头蒙脑,都是新课题。在去美国的飞机上,我都一直在翻文件。

 

高渊:到了美国之后有什么感受?

 

佟志广:美国有点像被惯坏了的孩子,跟他们谈判非常困难。在那次谈判之前,美国人就说,中国对美贸易有180亿美元顺差,其实这是美国人的算法,我们算没那么多。这轮谈判很漫长,美国人希望在1992年的10月份完成谈判,不然就要动用301条款,把中国列入倾销重点制裁国家。

 

高渊:为什么要把时间限定在1992年10月?

 

佟志广:因为在这个月,老布什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克林顿要举行电视辩论,如果中美贸易谈判能够谈成,对老布什政府是个重要政绩。

 

这轮中美谈判持续很久,到了1992年秋,我再次带队赴美谈判。到美国第一天,白宫就打电话说,总统安全顾问和国务院副国务卿都要见我。我带队去美国谈了好几次,这个待遇前所未有。还发现,接待我的房间很豪华,副国务卿和白宫安全事务助理分别见了我,他们都明确表示,希望这次能谈出结果。

 

我看到美国人这么急迫,回来就跟我们谈判代表团说,这次我们要吊起来卖了。

 

高渊:你当时准备怎么吊起来?

 

佟志广:我要求美方在达成的谅解备忘录上加一句话:“美国坚定支持中国早日恢复关贸总协定缔约国地位,早日成为WTO成员。”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希尔斯的眼睛都瞪圆了,她说,“坚定支持”这种话在美国谈判史上根本没有过,她要请示白宫。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就有底了,因为刚摸过白宫的底牌。果然,希尔斯请示回来说,这句话可以加上去。但她又说,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你们答应对从美国进口的一次成像相机和感光胶卷减免关税,要从原定1993年1月起,改为1992年12月起。

 

高渊:这没什么实质性差别吧?

 

佟志广:是的,其实就是美国人要个台阶,我当即就说这个没问题。希尔斯很感谢我,就签署了那份具有历史意义的《中美贸易谅解备忘录》,前后经历了18个月九轮谈判,一场残酷的贸易战终于避免了。

 

还有一个收获就是,美国政府对推动中国复关有了正式承诺。


有些人对复关忧心忡忡:“复关入世就好像一片干枯的庄稼地需要雨,雨下来了,但低洼的地方肯定要淹掉,这个代价是一定要付的。”


高渊:那时候,你已经担任中国复关谈判的代表团团长了吗?

 

佟志广:是的,所以美国一谈完,我直接就奔日内瓦了。关贸总协定有个中国工作组,要我们回应很多问题,把我折腾得够呛。

 

高渊:当时复关形势怎么样?

 

佟志广:最大的障碍是,我们不是市场经济国家。很多人的概念中,一说到市场经济立刻就觉得这是资本主义的,一提到计划经济就是社会主义的。

 

在1992年的十四大上,确定了我们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1993年3月,全国人大还为此修改了《宪法》。后来我去欧盟谈判,对关贸总协定所有成员宣布我国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他们都给我鼓掌。

 

高渊:但你很快就卸任了?

 

佟志广:1993年4月份,谷永江就接替我担任复关谈判代表团团长,我去筹建中国进出口银行了。

 

高渊:你主持复关谈判将近两年,当年谈判时最大的顾虑是什么?

 

佟志广:顾虑有两点。一是汽车, 因为我们的汽车企业刚刚起来,会不会受到的冲击太大?二是农业,因为我们的农业一直比较弱,美欧的农业是世界上最发达的,美国只有5%的人种地,喂饱3亿人。我们国家没法比了,至少一半人口在农村。

 

但我心里明白,一些东西必须得淘汰,逼着你调整。当年,我跟国务院领导打过一个比喻,复关入世就好像一片庄稼地需要雨,雨下来了,庄稼会长得比以前好,但低洼的地方肯定要淹掉。这个代价是一定要付的,否则大片庄稼不长了。事实证明,很多担心都是多余的。


入世让改革开放成为常态:“中美经贸关系会有起有落,但不会有大的问题,因为中美贸易是互补的。”


高渊:入世15年来,你认为给中国带来最大的利益是什么?

 

佟志广:最大利益就是使改革开放成了常态。入世的时候,很多人担心,我们向世贸组织140多个成员开放了,人家会不会把我们吃了?

 

但我们要反过来想,这140多个成员不也同时向我们开放了吗?这就是共赢。

 

高渊:你参与并主持了很多国际贸易谈判,有些人认为中国在国际谈判上不够强硬,对此你怎么看?

 

佟志广:国际谈判要抓住主要的、长远的、根本的利益。在一些小问题上,做这样或那样的妥协是不可避免的。衡量一个协议成功不成功,最重要的是你是不是捍卫了国家长远的根本利益。

 

一边打官司,一边还签合同,这是西方人的特点。两个人在拳台上打得你死我活,最后来个拥抱。还是那句话,要有理有利有节。

 

高渊:你是“美国通”,你认为中美经贸关系会出现大的波动吗?

 

佟志广:会有起有落,但不会有大的问题,因为中美贸易是互补的。确实有很多东西,我们非向他们买不可,而我们很多东西,他们也非向我们买不可。所以不用太担心。

 

(编辑邮箱:shangguanfangtan@163.com 视频剪辑:黄晓洲 logo设计:黄海昕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百度百科、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笪曦)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1人评论 | 注册
在@后输入空格完成输入
登录并发表
  评论内容
名家简介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