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章详情
着调 | 谁在充当互联网内容审核员?
分享至:
 (3)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黄霁洁 2017-07-18 11:30:48

 

一个互联网内容审核员的自我修养

 

凌晨3点,路上几乎没有行人,街边拉上铁丝网停止营业的小店,招牌却还闪着光。出租车司机把车停到路边,准备小歇一会儿,保安打了一个哈欠,又坐直了身子。值班医生、美股交易员、电台深夜节目主持人……黑夜中仍旧异常清醒。如今,布满血丝的眼睛又多了一双,盯着屏幕,操纵鼠标,他们是狩猎者,是互联网内容审核员。

  

不只是鉴黄师

 

“审核每日24小时,一周7天,每个内容审核工作人员每天需要工作12小时。”小音在一家音频内容公司上班。频繁的夜班,让她生物钟紊乱。

 

随着内容行业对UGC的重视和相关部门监管力度的逐渐加大,“内容审核”这一新兴职业成为大多数社会化平台不可缺少的岗位,平台体量扩大后,人数有增无减。

 

审核员每天面对的是用户上传的不间断的信息瀑布。“涉黄涉暴涉毒的内容,都在我们处理的范围之内”,白雪这样解释她的工作。一年前她来到一家直播公司做审核员。那时很多人会说她是 “鉴黄师”,“总觉得我会看到很多精彩的东西”,但事实并非如此。许多年轻的应聘者由于猎奇而求职,或将审核岗位当作进入互联网公司的跳板。但他们来了之后才发现,内容审核枯燥、充满压力,这份工作远不是那么好做的。

 

文字类内容一个人一天审核几万条,图片则是几万张,视频类大约1000到2000条左右,这是白雪几年工作下来的估算。在庞大的后台系统中,审核员擦亮双眼,将没有问题的内容标记为通过,有问题的内容交给其他部门处理,判断过程快速机械。

 

白雪透露,视频类的内容至少会有2道审核,分初审和复审,后一道审核检查前一道审核的疏漏,除此之外还会进行抽检。疏漏影响绩效,若是有非常严重的违规,可能会有更严厉的处罚。

 

“其实这个工作挺有挑战性的”,小D在审核行业干了三年。他找工作的时候,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没想到就这样糊里糊涂进入了这个行业,还升到了主管。而最初接手工作时的心理压力,他现在还记得。“许多内容让你很难受,甚至难受也不足以形容。有压抑、有道德谴责、有愤怒,多种情绪混杂。”

 

半年的时间,他学会习惯和消化,学会控制与排解情绪。良好的承受能力是一名审核员的自我修养。

  

人力堆出来的行业

 

内容审核是靠人力堆起来的行业,即使在人工智能如此发达的今天,这个行业也无法逃脱这一宿命。

 

虽然已经出现相应的审核技术,市场上也有一些专业的第三方公司提供服务,但机器审核能高效处理文字类内容,却在图片处理上显示出较低的正确率,更别提视频、或是实时直播。小音讲述她所在公司的审核格局,“机器审核的比例大约占30%左右。由于每天内容上传的量都非常大,且涉及的类目较多,所以目前还是以人工审核为主”。

 

人力也是平台在内容审核上最大的开支之一,为了节省成本,很多公司大量招聘高校实习生、将审核环节外包或者把审核中心放在二线城市。从学历来看,高职、高专、大专或三本院校的应届生占了大头。

 

元今年23岁,在一家创办不久的直播平台做审核员。毕业后,她投错简历,却阴差阳错地留了下来。问她理由,她不假思索地说:“面试氛围轻松愉快,另外,电话通知我面试的那个男生声音好听。”

 

她所在的公司有20人的审核团队,基本都是80、90后。这是内容审核行业的普遍现象——部门构成年轻化,沉甸甸的压力、不规则的上班时间和狭窄的发展通道都令职场老人望而却步。

 

内容审核岗位流动性很大,年轻人在岗位上不会久留。1年不到,清亮的眼睛就变得浑浊,随后消失在曾经奋战的电脑前,去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过去的同事有好多走的,因为是新兴行业,还在发展中,也没有很大的规模。本着对职业生涯负责的心态,自然不会有很多人留在这个岗位上”,小D给出了这样的理由。

 

无论是大型的互联网公司还是小型创业企业,给内容审核员提供其他岗位的工作和培训机会成为“留人”最常用的方法。元坦言,让她适应并坚持下来的是公司文化和团队氛围。另外,除了本职工作,审核员会有机会参与到其它团队中来,如管理、策划等,“我家离公司非常远,如果只是单纯做审核,我恐怕早就离开了”。

  

无声的部门

在大多数企业里,审核部门被称为安全团队。元觉得,这是一个“没有声音”的团队,平时不会被大家提到。“但,如果没有这个部门,公司的软件就运营不下去,分分钟就会被查封下线”。

 

审核环节一旦出问题,将影响公司的生死存亡。但如果没有问题,它属于支持部门,不直接创造营收。这意味着在一个大型的公司,审核部门的存在感很低。

 

组成这个无声的支持部门的,是许许多多带着使命感的年轻人。对于小D来说,最大的收获就是知道自己贡献出来的力量,成功阻断了未成年人浏览到不良内容的途径。同样的正义感也出现在小音身上,他称自己为“互联网安全卫士”,时刻感受到责任的重大。

 

身处不断变化的内容环境中,审核员还要面对复杂的审核标准与多样的违规内容。“现在短视频、直播行业很火,用户上传内容的门槛很低,可能会误拍到一些东西”,白雪对此很无奈,“尤其是直播,有很多不可控的突发因素”。

 

法律法规数量繁多,但摆在审核员面前的却并没有一套统一的标准。“有的平台连抽烟都不让直播”,白雪说。很多时候,审核员只能自己把握尺度,对违规内容进行判断。

 

小D也常常碰到类似的情况,用户的传播方式和变形的内容超出他们原本的想象,传播途经与链条也越来越复杂和隐秘。因此,梳理传播方式也成为他工作的一部分。

 

责任和压力让审核员学会了自嘲,白雪笑着说自己是一张“行走的敏感词汇表”。

 

一班轮完后,他们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地铁上的人们对着手机刷微博、看视频,乐此不疲。他们却舒了口气,“今天终于不用再看到屏幕了”。

 

 

文/黄霁洁

插画/派派

主编:吴桐

邮箱:tongwood@yeah.net

 

网友评论
1人评论 | 注册
在@后输入空格完成输入
登录并发表
  评论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