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章详情
在“颜即正义”的时代,你怎样装扮自己的脸?
分享至:
 (4)
 (6)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艾雪宜 2017-04-30 19:27:55

 

在社交网络高度发达、图像信息泛滥的时代,在被商业动机和消费逻辑裹挟的时代,“颜即正义”成为一种潜在的社会规则,成为一张难以逃脱的缜密的网。

1

 

“我嘴唇上的黑痣是一颗天然唇钉”

  

Vivekatt是一位美妆博主,却一度总被说“丑”。因为素颜的她长着不受欢迎的小眼睛、单眼皮和满脸的痣。

 

即使她的化妆术已经出神入化到“换脸”级别,也不能让网络喷子们服气,甚至只是多了一些被攻击的理由。

 

事实上Vivekatt从小就受够了别人对她外貌的指指点点。尤其是,很多嘲讽还来自于她的家庭。

 

6岁时,她在露天游泳池整整暴晒了两天。阳光不仅晒黑了她的皮肤,还使她的脸上长出了许多黑痣。妈妈带她去医院治疗,但是一个月后,这些痣又长了回来,而且变得更明显。家人们都说还是之前的她更好看,因为这些痣“多丑多脏啊”。

 

12岁以后,她的体重就没有下过100斤。但是她的男性亲戚却在过年的团圆饭上对她说:“你怎么还吃啊,这么胖不减减肥吗,女孩子要100斤以下才好看。”人们告诉她,漂亮的女生,才会被男生喜欢。

 

Vivekatt自小跟随父母移民瑞典,是学校里唯一的亚裔。她的小眼睛、单眼皮经常成为被取笑的对象: “你眼睛这么小,走路能看得见吗?你眼睛这么小,怎么能带得进隐形眼镜?你眼睛这么小,是不是只能看到一半的世界?”

 

她也曾经因为外表而感到自卑,就像许许多多青春期的女孩一样。13岁时,她用仅有的零花钱买了人生中第一支遮瑕膏来遮盖起脸上的痣,用双眼皮贴和假睫毛撑大双眼,把自己包裹在宽松的衣服里以隐藏身上的赘肉。被恶意的歧视气急了,她甚至和几个北欧男生大打出手。

 

或许是因为一颗极力想要变美的心,Vivekatt的化妆技术进步很快。高中时,她在社交网络上分享自拍,与朋友们互动,慢慢地竟积累了不少粉丝。她的粉丝们热切地想要知道她是如何化妆的。就这样她录了自己的第一支美妆视频。

 

“说话有人在听,还可以互动!就像同时和很多人聊天!每一条认可的点赞、评论、转发都让我开心!” Vivekatt喜欢上了和粉丝们分享自己的生活和看法,录制美妆视频成为她学业之外的爱好。如今,在国内外的各大社交平台上,她都有数以十万计的粉丝,这种成就感使她日益自信起来。

 

Vivekatt说在她之前很少有美妆博主发表真正的单眼皮眼妆教程。那些所谓的“单眼皮眼妆”的第一步就是教你怎样贴双眼皮贴。“这和双眼皮眼妆又有什么区别?”她觉得,正是她的单眼皮让她脱颖而出。

 

曾经被嫌弃的黑痣也成为她的独特之处。特别是唇上的那一颗,它有点凸起,当被涂上高光,让很多网友以为那是一颗黑色或者棕色的唇钉,在嘴唇上面闪闪发光。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有对于自己身体的定义。和这个世界所有人一样,我也有很多不完美之处,但正是这些所谓的不完美,让我们有了自己特点。”

 

 

  

2

 

“他们只在乎自己和他们病态的审美”

  

在社交网络上,喜欢Vivekatt的人喜欢她的自信,但是不喜欢她的人,却毫不留情地加以诋毁。她经常收到“你这么丑,怎么不去整容?”、“为什么不去点痣?为什么不割双眼皮”之类的评论。也有网友说“你自己靠化妆改变了自己的外貌,还跟别人讲自爱,真假!恶心!”

 

Vivekatt回应说,这些社交网络“颜即正义”的逻辑是:“你化妆了?→怎么不接受自己的素颜美;你素颜了?→这么丑怎么不去整容;你整容了?→再怎么漂亮都是整的;你做自己?→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

 

你永远迎合不完的是别人对你的期待。庆幸的是,Vivekatt清醒地知道这一点,尽管她也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思想斗争。“那些人并不是真正的在乎我,他们只在乎自己和他们病态的审美。认清这点就不会因为别人不成熟的闲言碎语而伤心了。”

 

不仅是Vivekatt,每一个社交网络上“露脸”的红人都应该遭受过这样的话语暴力。B站up主(在Bilibili网站上传发布视频的人)“Nya酱”总结了B站时尚区十种“超智障”弹幕,“这个女的胖、丑、黑”、“这个up主这么好看肯定是整容了”、“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个up主化妆好丑吗”都位列其中,稍微委婉一些的做法是,在这些语句的前面加上一个前缀——“恕我直言”、“我没有恶意”。“Nya酱”感叹,每一个来看美妆视频的女孩不都是来学习怎么变美的吗?为什么要对up主如此刻薄呢?

 

尽管每个人从小就被教育不要“以貌取人”,但是“看脸”似乎是人们不可避免的天性。面孔能传递信息、传达情绪,我们每天都在通过“看脸”进行社会交往。但荒谬之处在于,当代流行文化将身体和个性联系在一起,有缺陷的身体成为有缺陷的个性的标志。“堆积的脂肪、起皱的皮肤或者体重超标,逐渐被视为有道德缺点的证据。”美国学者黛布拉·L·吉姆林在《身体的塑造——美国文化中的美丽和自我想象》一书中如是说。

 

韩国整容术、日本化妆术和中国PS术,这些时下流行的身体塑造方式,每一种都饱受非议。但Vivekatt却觉得,凭什么先天的美丽就要比后天的美丽更高贵呢?那些后天变美的人也付出了努力、金钱和勇气。

 

Vivekatt喜欢不同妆容下的自己,也喜欢素颜的自己。她觉得化妆变脸很好玩,她不想为了一道可有可无的褶子切开自己的眼皮,但是她尊重一切为了改变自己而作出的选择,“如果你想要化妆、整容、健身或者素颜,就去做啊,没什么不好的。只是别被别人的眼光控制。”

 

  

3

 

“上帝赋予你的外貌是一张白纸”

  

不仅是美妆博主,每一个现代女性都无时无刻不处在一种“被观看”的境地中。这种注视既来自异性,也来自同性,甚至来自于不肯松懈的自我意识。她们被寄予的理想状态是,既独立自主、内心充盈,又美丽优雅、落落大方。有人说,一个完美的女性应该具有“3S”——“性感”(Sexy)、“知性”(Spirited)、“时髦”(Stylish)。

 

尽管内在与外在都很重要,但是外在长相一眼即得,似乎比深藏着的内心更易评判。 “没有人有义务透过连你自己都毫不在意的外表去发现你优秀的内在。”这句流行语为“外貌协会”的盛行做辩词。连王尔德都说,“只有浅薄的人才不以貌取人”。

 

而现实是,大多数女性永远都无法获得一个理想的身体,于是她们永远在塑造美丽的道路上不懈努力着。无论是通过健身、减肥,还是利用化妆、穿搭,或者奔赴整容院,又或者只是利用PS和美颜相机,女孩们在进行着自我沟通,也在进行着自我表演。

 

特别是,在这个社交网络高度发达、图像信息泛滥的“看脸的时代”,这种努力又被商业动机和消费逻辑裹挟,同流行的审美观念交织,构成了一张缜密的网,使人难以逃脱。“颜即正义”,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潜在的社会规则。

 

美妆博主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应运而生。她们是美妆界的意见领袖,是“买买买”的种草机,也是各大化妆品公司争相合作的“网红”。没有大明星的高不可攀,大多来自草根,甚至根本不具备所谓的“天然美”。但正这是这些因素让她们更像是千千万万普通女性的“真实而又亲密的朋友”和“解决问题的伙伴”。她们用一步一步的化妆过程告诉镜子前的女孩们,你也可以变得好看。

 

“上帝赐予你的外貌是一张白纸,你可以在白纸上绘出你喜欢的模样,活出自己的样子。”Vivekatt也在这样地激励着她的粉丝,但她的过人之处在于,她不仅相信美是可以塑造的,她还告诉粉丝们,美的标准应该是多元的,“盲目追随主流和完全不修边幅都是不可取的。”

 

在这个看脸的时代,我们永远需要警惕的是,不要被别人的审美标准绑架,也不要用自己的审美标准绑架别人。

 

 

文/艾雪宜

插画/央央

 

栏目主编:吴桐

编辑邮箱:tongwood@yeah.net

 

网友评论
6人评论 | 注册
在@后输入空格完成输入
登录并发表
  评论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