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章详情
【徐芳访谈】贺寿昌: 文化创意产业中的增值秘诀
分享至:
 (2)
 (1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徐芳 2017-04-01 06:17:13

 

只有在物质消费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人们更渴望精神消费,物质消费与精神消费有结合的要求时,文化资源就不仅作用于人的灵魂,而且可以刺激新的经济形态和结构的产生。

徐芳:这些年来,“文化产业”、“文化创意产业”话题非常热,更多的时候大家的讨论都停留在概念层面,到底“文化创意产业”或者“文化产业”是什么?有人认为文化产业主要是创造出一些能够吸引人眼球的文化产品,如电视节目、影像制品等,因此称之为“眼球经济”。有人认为文化创意产业竞争主要是围绕如何争夺受众的注意力,并围绕受众的注意力展开多种经济附加值服务,因此称之为“注意力经济”……文化创意产业与传统文化产业有什么区别?

 

贺寿昌:首先声明,我这里重点讲的是可形成产业的那部分文化,因为传统文化艺术中有许多是属于要保护而不能产业运作的。比如像这把形制普通的茶壶,过去成本20元,现在用自动化生产,销售用信息网络,也就是用信息技术带动工业制造业,成本降到10元一把,工人的工资也提高了。由于这是很普通的生活消费品,消费者只需要一把就够了,接下来的可能就是产品过剩了,市场饱和了,企业就可能要倒闭了。

 

这里没有精神消费、文化消费的成分。我再换另一把,壶还是壶,但它的竹矮凳的设计,会让你想起很多很多的东西,童年时奶奶坐在上面讲故事、剥蚕豆……消费功能还在于我们享受的不止于单一的功能,还有文化的潜在消费,所谓移情性消费。这种艺术化的壶,我家里就收藏了上百只,完全出于审美的需要,一把又一把,我可能会一直买下去。

 

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因此每一个产品都既有文化功能,也有复合产品的组合(或叫组合性产品)功能,还有品牌性产品功能……文化创意加上技术支撑,确实是有效的市场“良方”,再加上资本市场的运作,就可形成新的产业链了。

 

 

徐芳:我们过去讲“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在这个结构中,文化好像是弱势是引子是过渡,现在是说文化本身产生价值,或者说文化使经济增量,是这样吗?

 

 

贺寿昌:中国文化是历经几千年沉淀的,它完全可以焕发出生产力,引领我们的生活方式和时尚,这中间就有精神消费和精神文明建设的一致性问题。

 

比如时下有一部分青年人的吃、穿、住、行都跟着欧美、日韩亦步亦趋,不仅被外国人掏空了口袋,而且无形中接受着国外文化的“熏陶”,日渐远离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这是很可惜的事情。

 

我们曾经说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其实两手也可以联在一起,即有事业又有产业。如果我们的发展模式进展到这样的状态,文化艺术的源头作用、引领作用、核心作用,就更凸现了。手机短信、微信是什么东西?能说这里没有文化吗?

 

经济、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就给内容产业带来了很大的发展空间。这里当然有个界线,文化创意产业,在人均一千美元收入的水准之下很难去讲。

 

生活方式与消费中就有文化创意的巨大空间。一碗饭都可以包装得很好,快餐,再送上门,再写几首诗《春之韵》之类的,放在餐垫上……只有在物质消费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人们更渴望精神消费,当物质消费与精神消费有结合的要求时。文化资源就不仅作用于人的灵魂,而且可以刺激新的经济形态和结构的产生。

 

1998年,韩国就吸取了亚洲金融风暴的经验教训,把文化创意产业作为支柱产业来抓。他们曾派出20人花了十年功夫到美国大公司学习,从文化艺术到娱乐业到制造业到市场营销,在战略层面上,一是抓产业一是抓人才,所以一个《大长今》曾经带动六个产业。而这其中的文化来源、文化之根,还来自于我们中国。文化创意产业不是行业,而是个战略产业。要积极找大项目,做长产业链。

 

徐芳:作为媒体的编辑,我很早就有危机感了。比如电子书的应运而生,有的甚至也可以卷可以折,纸与手接触的一切感觉,它都可以仿制出来,但它的内容又可以无限更新……但从文字的角度来看,好文章的标准在哪都一样,它是恒定的。我要问:在经济技术的平台上文化可以做多少事?

 

贺寿昌:文化可以引领我们的生活。网络打开就看,很少有人手抄稿子,更不用说账本了。数字电视一压缩可以一个频道变成几十上百个频道,文化与经济技术的结合会越来越紧密,你不结合,别人也要结合,由不得谁。

 

而一旦构建了创意产业,就可以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更加有所作为。技术上是国际标准,文化上则要坚持国家民族标准。如果是纯技术对峙,一部汽车对一部汽车较劲,你也许弄不过人家:要是技术和文化相结合,他们弄不过你!

 

微软为什么到中国要本地化?连汉堡包也要中国化,和在美国吃的不是一个味。有个成功的例子:计算机的汉字化,不管再怎么核心的核心技术,也要用汉字,所以王选的功绩与火的开创者可堪比拟。

 

文化必须落地。从这里开拓出去天地很大,还可以利用技术搞文化输出。而我们的传统舞台表演,一个本子一台戏,绝大多数是不赚钱的:话剧也被逼着走出了小剧场的路——这是传统文化运作与现代市场需求的对峙问题,大歌剧不想办法的话,可能就更难赚钱了。

 

工业革命带来了音乐剧,百老汇可以看《猫》,在欧洲也可以看,在亚洲也可以看。同样的版本,而演员是本地化的,其商业形态上实行的是分销制。如果把表演业当成产业的话,我们的作品,同样可以在欧洲美洲成立一个一个团,复制啊。这就像报纸讲发行量一样,必须复制。还有衍生产品,也是有文化含量的。

 

以另一个角度看,无论什么产品都具有一定的文化价值,这个属性是客观存在的。如何把握,如何用本民族自己的文化去打造产品,这是一个很艰难,然而又必须去面对的问题。

 

 

 

【嘉宾介绍】贺寿昌,联合国创意产业高级顾问、上海市创意产业协会第一副会长。

 

 

 

(嘉宾观点仅代表个人立场。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徐佳敏 编辑邮箱:xuufang@foxmail.com)

网友评论
14人评论 | 注册
在@后输入空格完成输入
登录并发表
  评论内容
名家简介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