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章详情
【徐芳访谈】康震: 《中国诗词大会》这么火,是因为人们对优秀传统文化如此渴望
分享至:
 (18)
 (15)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徐芳 2017-02-09 05:53:35

 

中国诗词中蕴含的“情感”,几千年都没有变。那就是我们的文化血液,中国诗词的文化内涵与艺术形式,具有持久的稳定性,持久的传承性、创新性。绵延五千年的中华文化传统,就是我们的文化血统。

徐芳: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没有中华文化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激活中国经典诗词这一“中华民族文化基因”,您担任嘉宾和学术顾问的《中国诗词大会》是如何设计策划的?

康震:我在今年节目开场的时候,吟诵了一古一今两位诗人的诗句,一古是宋代大诗人苏东坡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我当时说,这句词代表了我们中华民族丰厚的文化遗产,也充分彰显出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一今是毛泽东同志的“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我当时说,今天我们今天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电视机前的电视观众,都是今朝的风流人物,我们也一定能够以良好的精神面貌展现我们这个时代的风采。

 

这个开场白表明了我对诗词大会的期待,也正是我们当初设计诗词大会的初衷。中国诗词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优秀传统文化中最能展现中国人情感世界、审美世界,最能感受时代风云、体现时代风云变化的最敏感的艺术形式。

 

因此,如何将中华优秀的诗词及与之相关的文化知识,以及蕴藏其中的优秀价值观念、理想道德,传递给社会大众,与大家积极分享,就成为研究古代文学的学者们与传媒界朋友们共同应当承担起来的时代使命。

 

徐芳:在类似文化知识比赛的形式里,《中国诗词大会》通过演播室比赛的形式重温了经典诗词,继承和发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同时又非常符合大众文化推广的逻辑,极富表现力和趣味性,真正成为“全民参与的诗词文化盛宴”。这种普及性与专业性的同时抵达殊为不易,是如何做到的?

《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录制现场。 新华社

康震:这个工作要做好,必须要解决好两个问题:第一、中华诗词毕竟是高雅艺术,如何在电视上与大众分享,要将高雅性与趣味性结合起来。

 

第二、既然是诗词大会,就还要有一点竞赛性,如何将诗词的内容融入到竞赛的规则中。换言之,诗词的高雅性与传媒的通俗性,还有竞赛性结合起来,这个不容易。

 

在第一季大赛结束之后,大家经过反复讨论,提出一个尖锐的问题:怎样才能把古老的诗词“玩”起来?可以说,能“玩”起来,才是真正的挑战。

 

所以,大家都要求要把第二季办成第一季的升级版。编导和专家们首先把诗词题库做了进一步拓展。入选节目的诗词,从《诗经》到毛泽东诗词,时间跨度达数千年,涵盖中国文学史。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的诗歌源起,到“黄河之水天上来”的盛唐气象,再到“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的革命情怀。节目用这些最熟悉、最打动人心的诗词,激发观众的记忆与情怀,带领大家在“熟悉的陌生题”中,领会中华诗词文化的精髓。

 

我当时建议,应当在第二季中加入毛泽东诗词,理由有三:一他是伟大的革命家、战略家,他的诗词是红色革命文化的代表,可以很好的引领、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二他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领袖,他的诗词表现了中国近现代以来的伟大历史进程,是一部伟大的当代诗史;三他是伟大的艺术家,是古典诗词古为今用的杰出代表,在用古体诗词展现当代社会生活方面很有代表性。

 

而在比赛规则上也有创新。每场比赛,分为个人追逐赛和擂主争霸赛两部分。每场比赛结束时,“百人团”中答对题目最多且速度最快的前四位选手,将成为下一场比赛的参赛者。个人追逐赛中,四名选手上台,与“百人团”同答一组题,选手最多可回答10道题,其间如果出现失误,便停止答题,选手得分以每一题百人团中答错的人数叠加计算。最后四人中累计击败人次最多者为该赛段优胜者,此人将作为攻擂者,在擂主争霸赛部分与守擂擂主进行比拼,竞争该场比赛的擂主席位。这种不可预知性的一对多、点对面的多维度PK模式,避免了场上选手互动不足的缺憾。

 

同时,节目组还全程运用移动端,推动节目多屏传播,吸引观众与场上选手同步答题。我们可以去看看“大会”的官微,看全国人民答对了多少?都是即时的,这一个个数字,就可以说明“大会”有多热,诗词有多热!形成了人人说“大会”,人人“拼”诗词的盛况与“年景”,这就是热度,这就是普及性,这就是全民性吧!

 

为了增强节目的竞赛感,我还建议增设“一对一”对抗的“飞花令”环节。节目借鉴了古人的诗词之趣,每场比赛增设一个关键字,由场上选手得分最高者和百人团答题第一名,轮流背诵含有关键字的诗句,获胜者直战擂主。更惊险,更刺激,事实证明,这个设置,已经取得了良好的收视反响。基于这个思路,本来上一季,有五个选手上场,现在减为四个,节奏明快了,板块也突出了,大小循环赛的赛线推进,则加速了。

 

优化节目的形式感,舞美设计全面升级。3600平方米演播室搭建绚丽水舞台,波光粼粼中倾听诗意人生。多种超炫大屏幕背景,与诗词内涵有机、完美地结合,视觉上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百人团答题时大屏幕“万箭齐发”,继之以帆船或沉或升,营造了紧张的竞赛氛围——如同大片。

 

也许,这也是此次受热捧的重要原因之一:更接地气了。

《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录制现场。 新华社

徐芳:作为“大会”的多场专家嘉宾,您的点评富于营养,也富于激情;而且您的吟诵,更有古意,似乎是把诗词中的原始活力都召唤出来了,那不是书本上的叙述,而是一种中国人的情感记忆的恢复。有人说诗词经典的训练,不在实用,而在实感……您的点评风格,仿佛是古代的感悟式点评,这又是出于何种考虑?

 

康震:在第一季点评时,我比较注重知识性讲解。而在第二季,我更注重激情渲染与个性讲解,知识点在现场的感受中,固然很重要,但在一瞬间能把观众带入诗词的情境中去的,这应该是最重要的,这就需要点评嘉宾用真性情、真感受、真个性来带动观众、带动现场、带动氛围。

 

我曾经久久反思这样一个问题:从诗词点评的角度,我们到底能为观众带来什么?在我看来就是:要在短暂的现场时刻,震撼人心、激动人心!现场点评与写点评文章不一样,现场点评要求直指人心、直面人心,用简洁精练、生动活泼的语言直接命中主题,命中观众心中的期待。

 

点评要接地气,让大家不但听得懂,听得进去,还要能听得入神——不仅讲出知识点一二三四,还要讲出蕴含诗词中的价值观,要用自己全部的热情,点燃一首诗词的意境,点燃蕴藏在诗词中的生命体验。

 

点评诗词,如果自己不感动,那又怎么感动观众?我希望自己能够将诗词的生命、诗词的灵性、诗词的感动表达出来,传递给观众,我希望自己能够将那些诗人的个性、理想、期待与魅力传递给观众,我也希望在现场点评的时候,能够将自己真实的性情与诗词的性情完整地展现在观众面前。

 

可以这么说,我在讲诗的时候,就是把自己放在了诗里。

 

更多体验,而不是更多的阐释。对于诗词的美妙,更多地从人生和情感方面,从其美在何处、妙在何处、赞叹在何处切入,如此来引导观众感同身受去体会诗词中的温暖和情意。

 

中国诗词中蕴含的“情感”,几千年都没有变。时代在变,生活在变,而文化的“情感”永远不变。那就是我们的文化血液,中国诗词的文化内涵与艺术形式,具有持久的稳定性,持久的传承性、创新性。绵延五千年的中华文化传统,就是我们的文化血统。

 

徐芳:唐诗有唐诗诗意画;南宋画院第一次把绘画引入了科考,主考官就是宋徽宗,考试标准:笔意俱全;笔是笔法,意是诗意;第一次画考,题目也是诗句:竹锁桥边卖酒家。获第一名者,李唐。笔力在他的留世作品里可见,但更重要的是他的画意:一泓溪水、小桥横卧,溪边是茂密的竹林,翠竹中隐现一酒幌,酒家却被“锁”在竹林深处了——何等巧思,何等诗意!您在比赛现场当场画的诗意画题,要做到彼此会意,有难度吧?同我们讲讲这题究竟该怎么出啊?

 

康震:苏轼《东坡题跋》下卷《书摩诘蓝田烟雨图》评论唐代王维的作品中指出:“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诗画有机的结合,是中国画的传统,也是中国诗词的特点。王维的诗句如“落花寂寂啼山鸟,杨柳青青渡水人”、“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之类,“皆所画也”。王维虽为朝廷官员,但他在绘画书法、文学创作、建筑艺术,乃至在佛学造诣上,皆传达出一种诗意不俗的境界。

 

而苏轼从文艺本质、创作、作品三个方面确立了以诗画“一律”、诗画“略同”为核心思想的诗画关系理论体系。他对王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评论,就是建立在这个理论体系基础之上的。

 

我们亦是基于这个理论体系做基准,诗意中有画境,画境中有诗意,这才设置了“绘画猜诗”这一板块。在第一季中,画是全部完成的。到了第二季,才设置了动态的过程,以增加节目的紧张性,也包括可视性。

 

中国古典诗词,不是以逻辑关系为链条的,而是类似于蒙太奇组接的电影,这也为出画题提供了条件。沙画是事先录好的,沙画是新艺术样式,但那个沙子的颗粒感效果一级棒,在屏幕上可以做出类似我们国画的笔墨效果。

 

应导演要求,为活跃现场气氛,我在现场画一部分“题目”,那是在现场啊,在现场,如果画出来不像,猜了半天谁也猜不出,那就是失败了;那不是献画,而是献丑了。而要是画的画,一笔两笔,被选手马上认出,那也是失败,起不到出题竞赛的目的——这可真是难上加难!

 

而在现场,画画又不能修改的。所以我是对此做足功课,所出的题,一定选择有画意的诗句,能画才画。至于程序也是经过精心编排,关键在于留下足够的余地来发挥诗意,比如“红杏枝头春意闹”这句,怎么画啊?肯定不能够先画杏花再画墙,在我编排的程序里,我是在家几易其稿,才得以完成了“任务”。

嘉宾供图。

比如我画辛弃疾的词句: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我先画三间茅屋,再虚笔画青草,这时场上安静得掉个针都听得到,大家屏息以待,没人能猜着,因为类似这个意境的诗句太多了。但接下来,我画了一个圆圆的脑袋,没有细节,当然还是没见任何反应。

 

再接下来添笔,小孩的脸出现,就有选手按键了,但还是猜错了;再画腿,是“卧”着;画莲蓬……这回正确的答案终于出来了,诗句终于展现了真容。这已经画到最后了,一个完整的场面,带动了很多很多的想法,连缀起来,当然就是最佳的演出效果——这也许是个接近完美的小例子。

 

画“慈母手中线”,也是我努力呈现的一个例子。那么平易的句子,那又何难哉?但可能难度就近在咫尺,我希望自己的每笔都是有理由的,有设计的,当然也是有用意的。这个规律我仍在琢磨,但这个规律的麻烦,就在于它总在变化之中。

 

徐芳: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日前正式公布。以《中国诗词大会》这个节目为例,请您谈谈该如何“做好传统文化在现代社会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并提升广度和深度?如何才能做到兼具历史宏阔的视野和现实关怀的?

 

康震:第二季诗词大会在今年的大年初二,1月29日开始首播。《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是在“大会”播出期中发布,确实如杜诗所唱:“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意见》里对其背景、意义有具体的阐发,《意见》使文化传承与创新有了抓手,尤其是其中的关键词:“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让我觉得我们现在做的“诗词大会”,在某种意义上,恰是实现或正在实现“传统文化在现代社会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在我看来,我们今天诵读古典诗词,提供给当代人的,那就是对中国文化的一种新体认,对中国经验与情感的新感受。

 

我们所选的诗词,有表现人情之美的,有表现日常生活之美的;有表现乡愁的,有送别诗,有赠答诗,有友谊,有爱情,有爱国、忠诚与孝道等等,具有中国人丰富的精神生活的展示……这其中包含的很多传统价值观念,依然在今天发挥很重要的作用。这就是历史传承,但在形式和内容上,却并不拒绝当代转化。

 

比如说孟郊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那是对母爱的歌颂,可千古同唱。但同为父母心,内涵在,在今天的表现却不一定要“缝衣”,可以打电话,可以发视频,可以要求儿女“经常回家看看”,“发个短信啊”,“发个微信啊”……

 

再比如“父母在,不远游”这样的话,在古代有效,在今天无效,因为交通发达了,离家回家,都变得很容易了——对这样传统的思想观念,确实应该积极地去理解与发展。

 

在《中国诗词大会》上,我们结合了当代特点,尤其是采用了青年人喜闻乐见的方法,目的就是让古老的诗词转化,一定要进入到当代生活,这才能发挥文化作用。使之可以操作,可以量化,甚至可以与现代媒体相结合,更可以衔接古今,探索未来。

 

《中国诗词大会》火了,这也说明了人民大众对优秀文化是如此渴望,我们有广大的诗词爱好者,有最好的诗词的群众文化基础,这是让人兴奋的。我们也衷心地期待着,每年的春节,中国诗词大会都能够出现在电视机前,成为全国人民共享的新年俗,共享的文化盛宴。

 

【嘉宾介绍】康震,陕西绥德人。文学博士。“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学者。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唐代文学研究》《唐代文学研究年鉴》编委,中国唐代文学学会理事,中国李白研究会、中国苏轼研究会常务理事等学术职务。主要从事中国古代诗词、散文与文化研究。在《文学评论》《文艺研究》等核心学术刊物发表论文70余篇。出版《长安文化与隋唐诗歌》《中国散文通史·隋唐五代卷》等十余部学术著作,出版“康震评说唐宋文学家系列”等学术普及著作及教材二十余部。获得全国模范教师、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国家级教学成果奖、教育部新世纪人才、北京市教学名师、北京市精品课程等数十项奖励。主持国家级与省部级重大重点教学、科研项目十余项。2005年至今,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主讲《李白》《杜甫》《唐宋八大家系列》等专题讲座百余集。多次在中央电视台《中国诗词大会》、《汉字听写大会》等栏目担任专家评委,获得观众好评。

 

(嘉宾观点仅代表个人立场。 编辑邮箱:xuufang@foxmail.com)题图来源:嘉宾供图 图片编辑:项建英

网友评论
15人评论 | 注册
在@后输入空格完成输入
登录并发表
  评论内容
名家简介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