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政情 > 文章详情
上海“小巷总理”当台北“一日里长”:台湾“居委”干部如何做到“公私分明”?
分享至:
 (110)
 (15)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洪俊杰 2016-11-22 06:00:48

 

台北里长的权责比较清晰,简单说就是“公私分明”,“如果小区的公共设施出现损坏,里长就会向区公所申请维修,如果里民要维修自家房屋,就是他们个人的事,里长就不负责了”。

 

近期,长宁区组织10位基层干部前往台北市松山区10个里体验当“一日里长”,希望在深化两岸基层交流的同时,能够学习借鉴当地的工作经验,提高服务群众的能力。那么,当大陆的居民区书记、居委会主任遇上台湾地区的里长,会出现怎样的火花?

 

图为郭秀凤里长和先生林大哥。

 

里长的工作:“拥抱”里民

 

荣华居民区党总支书记盛弘拜访的是新聚里里长郭秀凤。那天台北下着雨,盛弘早上去里长办公处扑了个空,留在那里接待里民的是郭秀凤的先生林大哥。在台湾地区,常常是一人当选里长,全家一起帮忙。过去林大哥是做建筑材料生意的,郭秀凤当他的助手,自从妻子选上里长后,两人的从属关系就换了一个个儿。

 

上午9点多,一位女士匆匆走入办公处,脸上是汗水,身上也是雨水。虽然之前没见过面,但很容易认出她就是郭秀凤,因为穿上的红马夹绣着巴掌大的繁体字“新聚里里长 郭秀凤”,这倒也是有当地特色的“亮身份”方式。

 

郭秀凤向盛弘解释,他们里的一户居民家里办葬礼,所以她一大早就去里民家送“白包”。按照当地习俗,谁家要是出了红事白事,里长都要代表“组织”上门去道喜或者致哀。郭秀凤随身挎着一个黄色小皮包,手机、红纸、白纸都放在里面,随时取用。

 

在台湾地区,由于里长没有年龄限制,且可以连选连任,所以担任一届里长的被称为“一年级生”,而连任一届的郭秀凤则已经是“二年级生”了。她在竞选时的口号是“里民大小事,呼我来服务”,由于做得不错受到里民的信任,第二次选举她已高票连任。

 

郭秀凤所在的新聚里,是一个有3900多户居民的老旧小区,老龄化程度高,周边的大型商店、公共绿地、公园等配套也不完善。这几年台北的城市更新速度在减慢,再加上政府财力有限,新聚里周边也难有大的变化。

 

因此,作为里长,郭秀凤更多的是在“螺蛳壳里做道场”,在有限的操作空间内服务里民。比如,巷子里面的水沟发臭,她向区公所申请派人清洁水沟;里内的电缆电线杂乱影响市容,她就向上面申请电缆重整项目;安排志工修剪街边花草,组织里民成立治安巡守队等,而她的那间地下活动室则按照活动需要,时而是瑜伽室,时而是语言培训教室,时而又成了歌唱排练室。

 

盛弘说,和大陆居委干部一样,62岁的郭姐做事“手脚很快、也很能干”。中午郭姐下厨,半个多小时就做好了八菜一汤。吃完饭,郭姐刚开始洗碗,一个里民跑进来说楼上93岁的独居老人家飘出一股糊味,郭秀凤赶忙放下手中的活儿上楼去查看。

 

可见,基层工作往往是是相通的,与大陆居民区书记、居委会主任相似,台北的里长也干那些活。不过,一些细节还是让大陆同行感慨。盛弘就注意到,郭姐在待人接物时始终保持微笑,而她的里长办公桌旁摆着一套精巧的功夫茶茶具,来这里办事的里民可以泡上茶,和郭姐、林大哥、社工聊聊天,有时一坐就是个把小时。用郭姐的话说,这就叫“拥抱”里民。

 

图右为吉祥里里长陈永昌。


里长的权责:“公私分明”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在当“一日里长”活动过程中,来自上海的居民区书记、居委会主任也在比较两地的基层治理方式,希望能从台北同行身上学到一些好经验、好做法。

 

杨家生是仙霞街道仙逸居民区的党总支书记,这是一个上世纪80年代建造的老式小区,对于当了15年居委干部的老杨来说,如何解决小区停车难是他的一件烦心事。

 

巧合的是,他参访的是吉祥里也是一个老小区,房龄在30年以上,里内的公共空间相当逼仄。与大陆街区设计不同的是,台北的居民区没有“大院”的概念,没有围墙、没有保安、没有拦车竿,车进车出很是方便。不仅如此,吉祥里边上就是松山区的商业街南京东路,车辆川流不息。但让老杨感慨的是,虽然有这么多不利因素,但那里的汽车、摩托车(当地叫机车)却停得整整齐齐的。

 

小区内的停车位一定是供不应求的,没地儿停的车怎么办?据71岁的吉祥里里长陈永昌介绍,车辆停放按照先到先得的原则,停在小区内的车辆免费,如果停车位饱和了,那么里民就自己开车到外面找收费停车处。彼此之间既然形成了这样的默契,也就不会为了停车位争吵,也不会出现机动车挤占人行通道的情况了。

 

按照台湾规定,区公所会给每个里都配一位干事,但后者是公职人员身份,实行坐班制,因此,真正与里民朝夕相处的,也只有里长一人。陈永昌里长已经71岁了,今年上半年还出过一场车祸,昏迷了好多天,如今走路还有点“抖抖豁豁”。这么多杂事,陈永昌怎么忙得过来吗?

 

杨家生注意到,台北里长的权责比较清晰,简单说就是“公私分明”,“如果小区的公共设施出现损坏,里长就会向区公所申请维修,如果里民要维修自家房屋,就是他们个人的事,里长就不负责了”。

 

同样的,在处理里民矛盾时,里长会在该出现的地方出现,该退出的地方退出。陈永昌举了个例子,楼上漏水影响楼下生活而出现纠纷,里长会去调解,等上下邻居心平气和讨论维修细节时,因为房屋是个人财产,里长也就不过多介入了,最多也就是推荐个房屋维修机构而已。

 

里长不必啥事都管,区里面安排下来的工作也不多,再加上有群热心的志工一起帮忙,年逾古稀的陈永昌老人也就能承担下来。

 

当然,杨家生也看到了不少大陆做得比台湾好的地方。比如,在大陆,政府会开展旧小区综合整治、家门口工程等民心工程,小区面貌变化很大,而在台北,居民区环境很多年如一日,鲜有改变;此外,上海正努力打造一支专业化、职业化的社工队伍,而台湾地区的里长、志工队伍则呈现老龄化趋势,感觉服务里民有点力不从心。

 

图中穿蓝衣服者为精忠里里长汤忠正。


里长的帮手:用心的社会组织

 

天山河畔花园居民区党支部书记宋莉蓉去的是精忠里,那里是台湾比较高档的里。尽管当天下着雨,宋莉蓉穿行里内的几条街道,裤管上却没有一滴污水。

 

上午,精忠里的汤忠正里长正带着干事和志工们进行主题为“提升里邻灾害应变能力逃生避难路线”的实地勘察,为之后组织里民演练打前站。他们一行近20人先后去了学校、医院、派出所踏勘,最后一站,来到精忠里民生活动副中心听取社会组织“城男旧事心驿站”的情况介绍。这是一家由专业人士组成的团队,主要成员中是大学社会学系在职14年以上的专业人才,提供包括法律、心理辅导、医学、人力资源、危机处理、员工训练、社会工作督导在内的多项服务。

 

作为政府为民生服务的补充力量,大陆不少社区也正在积极对接社会组织。在台北,这方面已具备一定的经验和整套成熟的做法,当地社会组织培育、发展运行模式已建立机制,它们不仅成为里长服务里民的重要帮手,民众也能从中获得专业的帮助和便利实惠。

 

 

据“六年级生”、73岁的汤忠正里长介绍,过去这里只是个功能单一的青少年服务中心,前来咨询的民众人数有限,楼内的空间利用率也不高。后来,精忠里引进了财团法人台北“张老师基金会”下属的“城男旧事心驿站”社会组织,后者将免费咨询的内容扩展到心理、法律、亲子、健康、理财、戒烟等六项,并聘请设计师将原本单一的室内格局进行调整,做到设计简约但功能健全,同时,服务对象也从青少年延伸至整个里民群体。

 

坐在边上听讲的宋莉蓉很感慨,“台湾的社会组织做事用心专业,从PPT的演讲到沟通互动环节,都能看到他们的真诚,也能感受到他们的幸福”。

 

当然,除了社会组织本身很用心之外,里民参与里长引进的社会活动,原本就是一个三向选择的过程,这里就有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三方之间的信任程度。从当天汤忠正与里民的交谈中感觉出,这位22年前就当上里长、如今已是第6届的汤里长在当地德高望重,里民也非常信任里长,同时里民也愿意真诚地配合里长工作。

 

如果说还有的话,那就是社会大环境。宋莉蓉注意到细节,上午实地勘察结束后所有人吃盒饭便当,饭后大家主动带走身边的垃圾,安静地协助社会组织的工作人员清理桌面并归还教具,临走前还不忘与负责人道别,彼此间的信任和感恩已然非常深厚。

 

看着若有所思的大陆同行,汤忠正里长说,这样的氛围不是一天形成了,“需要循序渐进,一步一步来,这不能急”。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

网友评论
15人评论 | 注册
在@后输入空格完成输入
登录并发表
  评论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